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爱你时我是瞎子,不爱你时我伶牙俐齿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01.


上周五,下班的时候,在公司楼下撞见了江明,那个我以为我今生都不会再遇见的人,竟然又碰见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假装没有看到他,径直地往前走了。

江明在我走出大楼几米后叫住了我,“然然,你等等我。”

“我擦,老子戴着口罩,你他妈地也能认出来。”,在心里咒骂了江明一句后,我停住了脚步,站在一处角落里等江明赶上我。

几秒钟后,比我高一头的江明站在了我前面,挡住了我的视线。这让我有点不爽,当下,我往后退了一步,拿掉口罩说:“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我们不是说好不再见的嘛。”

“然然,我们能和好吗?”江明一改往日绝情的模样,温柔无比地对我说道。

我呵呵一笑,反问江明:“你扔在垃圾桶里的垃圾会捡回来吗?”

江明有些震惊,一下子瞠目结舌,没有说话。我想,他应该是惊讶于我的伶牙俐齿吧。

江明死死地盯着我看了一两分钟,依旧没有开口说话。

而被目光灼烧的我却感觉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还有事吗?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02.


“然然,你怎么变了,以前的你多么温婉乖巧啊?而且你怎么把你喜欢的及腰长发剪成了短发?”

江明问得理所当然,可在我看来,却像是个笑话。

我笑,我和江明认识这么多年,他却不认识真正的我;我笑,我和江明谈了一年多的恋爱,他却不知道我的喜好;我笑,我为江明改变那么多,他却从来没有爱过我。

“你管我什么样?我们当初不是说好永不再见吗?况且你江大帅哥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吗?怎么啦,又被人家甩了,回来找我疗伤啊?”我嗤之一笑。

江明被我一连串的问话弄得无言以对,甚至脸色有些发白,估计是被我说中了,他肯定又被周妍妍甩了。

“然然,你不爱我了吗?你以前对我那么好,现在不能再对我好一次吗?”江明几近乞求道,好像我不接受他,他会立马心痛到死掉一样。

我没有心软,无关痛痒地说道:“对不起,我已经不爱你了,我对你的好早就过了保质期,以后麻烦你别再来找我,好吗?我怕你难堪。”

“然然,我...”江明还想再说点什么,被我直接打断了。

“江明,别让我恨你,好吗?我们好歹也同学了三年。”我说完这句话,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徒留江明一个人愣在原地。

后来,江明总算良心发现,再也没有来找过我。



03.


我和江明是高中同学,我们从高一开始就一直是同班同学,他学习成绩很好,我比他逊色一点,所以我经常会向他请教,这样一来二去,我和江明就熟了起来,成了朋友。

不过,我和江明的交流仅限于学习,高中三年,我和江明两人都单纯地把彼此当做学习上的伙伴。

我不喜欢江明,江明也不喜欢我,这在我们刚认识的时候好像就有了这样的共鸣。

他喜欢的是文科班一个叫周妍妍的女生,而那时的我是一个还不知道喜欢是为何物的好好学生。

江明喜欢周妍妍,我是从班里其他同学那儿听到的,我没有问过江明,江明也没有告诉过我,他是直接用实际行动告诉我的。

有一天,我和江明正在讨论数学题目的时候,江明突然扔过来一张粉色情书给我,说:“林然,你觉得早恋对吗?可我控制不住了,我想早恋了。”

我目瞪口呆,打开粉色情书看了看,看到落笔处是周妍妍三个字,一下了然,说:“我也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做吧,但我希望别影响到学习。”

之后,江明就瞒着老师和同学,和周妍妍在一起了。

他们偷偷摸摸地谈了三年,那三年里,我从没过问过江明的恋情,也从没大张旗鼓地把江明和周妍妍恋爱的事告诉同学或老师。

我一直把它当做我和江明的秘密,但天真的我后来才知道,原来大多数学生都知道,也只是不说罢了。



04.


江明和周妍妍谈恋爱的三年里,江明的学习成绩没有像其他早恋的人一落千丈,依旧位列班级第一,年级前一,于是乎,知道江明早恋的班主任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没有扼杀掉江明的恋情。

更有甚者,周妍妍的学习成绩也在江明的辅导下提升了不少,所以几乎全校都知道江明和周妍妍在一起了,但没有人反对,大家都似祝福似羡慕。

而我的学习成绩依旧比江明逊色了那么一点,名次始终在江明的后面。我努力过,刻苦过,但好像怎么都超不了江明,他在学习上一直是我攻克不了的难题。

后来,我索性放弃比较,不跟江明争了,只做自己世界里的佼佼者,也就跟江明联系得比较少了,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也是直接问老师,不打扰恋爱中的江明。

由此,我和江明从朋友恢复成了陌生的同学关系,高考过后,我们更是去向了不同的城市,江明和周妍妍一起去了苏州念大学,我去了南京上大学。

大学四年里,我对陌生的南京充满了好奇,所以也就没有顾得上联系江明,只是偶尔会从高中同学那里听说:周妍妍把江明甩了,交了一个富二代男友;江明又和周妍妍复合了等等之类的消息。

用同学的话来说,江明和周妍妍像是陷入了一个相爱相杀的死循环里,分手复合的戏码不断地在他们的大学生活里上演,他们两个人竟没有一个人要中途退场,脱离这病态的情感。

当我再次遇见江明,和江明有交集的时候,是我两年前学业结束后去苏州工作的时候。

那一年,江明知道我也在苏州,就主动联系我,说要请我吃饭,跟我叙叙旧。我本不想去,但盛情难却,就随江明去了石路家的一间餐厅吃饭。

餐厅叫什么名字,我们吃了什么菜,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当我时隔四年再见到江明的时候,他却长成了我喜欢的模样,跟我记忆中的他判若两人。



05.


四年后的江明,穿着一件黑色风衣出现在了我面前,不说话的时候成熟高大,说话的时候逗比有趣,俨然就是我的菜,而且我和江明四年没见,一点也不显得陌生和尴尬。

再加上,从我再见到江明的那一刻起,我就刻意收拾起自己的伶牙俐齿来,说话总是礼让三分,给他留足了温柔淑女的印象,所以这两年里,江明也一直以为我的性格便是如此,只是他不知,我是因为爱他才一直让着他。

那次叙旧后,江明经常找我闲聊,他说:“每次不开心的时候找你聊聊,好像就好了。”这句看似很普通的话却让我的心里乐开了花,像中了彩票一样高兴。

而我和江明的关系也是在闲聊中确定下来的,有次,江明无意中打趣道:“我单身,你也单身,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句玩笑话让我的心跳漏了一拍,当下,我竟鬼使神差般地笑着说道:“好啊,要是不合适,我们再分开。”

或许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或许是命运的眷顾,或许是上天的作弄,我和江明兜兜转转,因为一句玩笑话在一起了。我是随心而为,而江明只是正好遇到了我。

对,只是正好,不是因为爱,江明从始至终只爱周妍妍一人,即便她伤他无数次,他也不死心。



06.


我和江明在一起后,我开始为他留起长发来,因为我常听人说男生喜欢长头发的女生, 所以我为了让他爱上我,改变了自己一贯的短发造型。

与此同时,我还慢慢地学会了烹饪。我喜欢周末的时候,挽着江明的手,一起去菜市场买菜,然后回去做饭。我掌勺,他打下手,其乐融融。

更有甚者,一向不喜欢烟味的我开始迷恋江明身上的烟草味,那烟草味如尼古丁一样,让我中毒上瘾。

我不知道自己从何时变得这么爱江明,可能是四年后的那一天,抑或是扎在心底很久而我却不自知的情愫,让我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江明,甘愿做他身边的小女人。

也正因为如此,我常常自动忽略了江明眼里的落寞,以及他吃饭时盯着手机微微笑的小表情。

我总是假装不去在意江明不爱我的事实;我总是想着我要对江明千万般好,让他离不开我;我总是把自己当成瞎子,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即便周妍妍通过QQ临时聊天窗口给我发了一系列她和江明的亲密对话,向我炫耀她才是江明所爱之人时,我把QQ设置成了“不接收任何临时会话消息”,然后继续假装自己是瞎子,维持着我和江明看似甜蜜的恋情。

虽然一想到江明在喊我“然然”的时候,又在QQ上喊周妍妍“老婆”,我就心如刀割;虽然一想到每次江明和我一起吃饭,那微微笑的表情是给手机里的周妍妍的,我就撕心裂肺;虽然…

江明不爱我的证据很多很多,但我依旧固执地做着一个瞎子,我在等,等江明自己做出选择,等我自己死心。



07.


这样的生活维持了一年零三个月,直到半年前,江明开口跟我说:“然然,我们不合适,分开吧。”

我挽留过江明,并问他我有哪里做得不好,我可以改。

江明很无情地说了一句:“没用的,我不爱你。”然后义无反顾地离开了。

我大声向着江明渐行渐远的背影喊道:“好,我们永不相见。”

我知道江明回到周妍妍的身边了,因为周妍妍有用江明的QQ给我发过他们在一起的自拍,向我炫耀着胜利。

那一刻,我才清楚地明白,无论我对江明有多好,都抵不上周妍妍的一句撒娇。有时候真的是被偏爱的有恃无恐,不被爱的战战兢兢。

后来,我把江明的QQ拉入了黑名单,因为我不想再看到有关他的任何消息。再后来,我剪去了长发,恢复了自己以前的模样,也做回了以前那个伶牙俐齿的自己。

这半年里,我告诉自己无数遍,要好好爱自己,扔在垃圾桶里的垃圾就不要再去想了,所以,当江明回来找我和好时,我狠心地拒绝了。

因为我再也不想做一个感情上的瞎子了。


作者信息:流沙宗主 ,微信公众号:流沙纪, 新浪微博:@流沙宗主,  独闯江湖的流浪女, 想用文字记录下每个相遇之人的故事。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