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党的十九大代表是怎样炼成的?(八)

重庆日报2018-08-09 17:10:47


王恩东:带中国服务器系统技术

从“跟跑”到“领跑”

王恩东在介绍高效能服务器

和存储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相关情况。


“核心技术是国之重器,市场换不来,有钱也买不来。面对国外在高端市场的垄断,我们不能做‘提线木偶’,唯有核心技术创新才能打破常规。”党的十九大代表、浪潮集团执行总裁兼首席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恩东说。


从事服务器研究近30年,王恩东始终不忘初心,不断创新,不断前行。他带领团队先后攻克高端容错计算机、人工智能超级计算机等前沿技术难题,打破了国外长期垄断,带领我国服务器系统技术从“跟跑”“并跑”到“领跑”,为我国计算机技术进步和自主创新做出突出贡献。


移动互联网如今几乎影响着每个人的每一天,而这背后离不开服务器提供的计算支撑。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在高技术领域,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封锁和限制,计算机服务器就是其中之一。


高端服务器承载着国家信息命脉基石,是信息化的重大战略装备。作为驱动各个行业数据和信息流动的“心脏”,它运行着金融、电信、电力、能源、交通等有关国计民生的核心业务系统。但此前我国高端容错计算机全部依赖进口,这一市场长期被IBM、惠普、富士通等国际厂商垄断。


1991年从清华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王恩东一直从事计算机系统结构设计、关键技术研究和工程实现工作。“我的人生轨迹是直线型的‘三个一’,只读了一所大学(清华大学),只就职于一个单位(浪潮集团),只研究了一项事业(服务器)。”王恩东笑着说。


王恩东(右一)和同事在研发攻关中。

在浪潮集团员工的眼中,王恩东是个“工作狂”。为了科研,他忘记了休息日和节假日,可以清晨六时下班,上午九时又出现在办公室。他勤奋、严谨,不放过任何一个技术细节,追求极致,从不走捷径,正面面对困难问题,克服一切去完成工作。他像一把“磨刀石”,能够把团队中每个人的极限都逼出来。


2013年初,在王恩东的带领下,经过460位浪潮工程师历时4年的努力,“十一五”国家863计划重大专项——32路关键应用主机研发成功,被正式命名为浪潮天梭K1系统。这一系统可扩展32颗处理器,可用性超过99.9994%,每分钟完成几百万次交易事务处理。


浪潮天梭K1系统的研制成功,使中国成为继美国、日本之后第三个有能力研制32路高端计算机的国家,并在我国金融、财税等关键行业实现了规模应用,在高端市场占有率达到25%,并获得2014年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016年底,浪潮又发布了更高端的新一代关键应用主机M13,可扩展1000个以上的计算核心。


“掌握核心技术,才能紧追前沿。”在攻克了高端容错计算机难题后,王恩东又瞄准了人工智能前沿领域。在王恩东看来,当前全球正处于从信息化向智能化升级的关键时期,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普及带来全球数字化、智能化趋势,服务器支撑着移动支付、人脸识别、无人驾驶、物联网、车联网等智慧应用场景。


日前,浪潮发布了一款最新的人工智能专用服务器平台,这是王恩东带领团队研发的最新AI计算解决方案。该产品体积小,性能强大,是目前全球最高密度、最高性能的服务器平台。如果用22台该产品搭建一台超级计算机,占用的空间还不到一个大衣柜,但整体性能却可以进入最新的全球超级计算机TOP500排行榜。


在王恩东的主持研制下,浪潮自主研发了云计算服务器、云数据中心操作系统、模块化数据中心、人工专用平台等一系列前沿应用关键技术和装备,研发了融合架构云服务器系列产品,在开放计算领域让中国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王恩东(前左一)和同事在做实验。


目前,浪潮的AI产品和方案在中国占有率达到60%,在阿里巴巴、百度、腾讯等运营商的电子商务、搜索、移动社交等业务中广泛应用。浪潮业务已覆盖113个国家和地区,8个全球研发中心、5个全球生产中心,2个全球服务中心已经投入使用。


随着创新能力的增强,浪潮的市场规模也越来越大,服务器销售额位居中国第一、全球前五,成为全球领先的计算方案和服务供应商,在全球产业链中的话语权也不断增强。


目前,浪潮是全球两大计算机性能评测标准组织SPEC和TPC的共同成员,在各类评测基准的开发制定过程中拥有投票表决权。同时,浪潮也是全球三大开放计算组织ODCC、OCP、Open19的核心成员。


 “在服务器系统技术方面,在2010年之前我们是‘跟跑’,2010年到2015年我们实现了‘并跑’,2015年之后我们到了‘领跑’的行列。”王恩东说,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责任更大了。


茹振钢:种出老百姓最爱的味道

在河南科技学院小麦研究中心,

茹振钢在人工气候实验室查看小麦长势。


“喷喷香,闻着都想多吃两个馍。”掰开一个白面馒头,茹振钢习惯性地先闻一鼻子,不就菜、不喝汤,一眨眼的工夫半个馒头就下肚了。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一辈子躬身麦田的茹振钢,如今,最令他沉醉的依然是麦香的味道。


茹振钢是河南科技学院教授,全国著名的小麦育种专家,其培育的小麦品种“矮抗58”播种面积占全国小麦播种总面积的十分之一。中国人吃的每8个馒头中,就有1个来自他的品种。2014年,茹振钢因在小麦育种上的杰出贡献,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今年茹振钢被选举为党的十九大代表。


“阳光的味道”   让育种留住希望


在河南科技学院小麦研究中心,

茹振钢(左二)带领团队在实验室中忙碌。


白露过后,秋日暖阳,阳光中带着一丝丝甜甜的味道。茹振钢对阳光有一种特别的偏爱,“阳光是我们育种人的宝贝,一点也不舍得浪费”。


小麦成产的关键是光照,要提高小麦产量就要提升小麦对阳光的利用。为了广泛研究不同地域的小麦属性,茹振钢“脑洞”大开,将视野放向全球,提出了把“空间变时间”的大胆设想。


茹振钢说,靠近两极的地区光线弱,靠近赤道的地区光线强,这相当于一天中早晚光线弱,中午光线强,如果把这两地小麦品种的优势结合起来,这样的小麦一天内都能最大程度吸收利用太阳光,产量必然提升。


在河南科技学院小麦研究中心,

茹振钢(左)在指导学生观察小麦的苗期性状。


为此,茹振钢在全球采集小麦样本,选择了200个研究样本进行对比。经过3年研究,他发现靠近地球两极的小麦耐弱光,叶片薄、叶片颜色黑,靠近赤道的小麦耐强光,叶片厚、叶片颜色浅,于是将两者结合,培育了叶片既厚且颜色深的小麦品种,最大程度地利用了阳光,增强了小麦的光合作用。


    随后几年间,茹振钢带领团队先后研究解决麦穗、麦秆、根系等难题,克服了掉穗、营养供给不足等问题,成功培育出高光效小麦品种“百农4199”。今年“百农4199”最高亩产达824.9公斤,比茹振钢培育的、被誉为“黄淮海第一麦”的“矮抗58”亩产稳定高出200斤。


 “妈妈的味道”   用创新革新农业


“最好的饭菜就是妈妈的味道,农业育种要让食物留住原有的醇香。”茹振钢说。


1958年出生的茹振钢,回忆起自己儿时的经历,最深的两个印象就是“饿”和“香”。“家里人多粮少,没吃过几顿饱饭,可每一口吃起来都香喷喷。”茹振钢说,“中国人不仅要吃饱,更要吃好,吃香。”


“要做好馒头,关键要有好麦子。”在小麦实现稳产高产后,茹振钢把重点转向了品质。经过16年潜心培育出的“百农4199”,由于光合作用强、能量大、籽粒转换好,小麦种包含多达35种香气物质,加工出的面粉饱含着小麦最原始的醇香,不少人称赞吃到了“妈妈的味道”。


“餐桌上需要什么,温饱水平的消费者需要什么,经济富裕、追求品位的消费者需要什么?这些就是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解决的问题。”茹振钢说。


为更好地满足市场需求,茹振钢把科研成果分为“四步走”,推广-储备-研发-设想:在品种已经被大量推广获得市场认可的同时,茹振钢已经储备了一批更高端的2.0品种,研发着一批世界领先的3.0品种,并开始设想小麦的4.0模式。


一次次推陈出新,茹振钢用科技创新改写着中国农业。


 “土地的味道”   用科技强国筑梦


“生在这片土地,长在这片土地,这片土地的味道永远萦绕在我们的呼吸之间,因为我们对她爱得深沉。”茹振钢这个粗犷的北方汉子,有一颗细腻的心。


踏入农业育种领域第一天,茹振钢就给自己定下了目标:牢牢掌握小麦话语权,把中国人的“粮袋子”抓在自己手里。


上世纪80年代初,刚刚参加工作的茹振钢发现,我国种植的小麦大部分是意大利品种。“种别人的种子,咋能守住自己的‘粮袋子’?”为了挤走洋品牌,茹振钢先后培育出“百农62”“矮抗58”等一系列品种,特别是“矮抗58”已累计种植超过3亿亩,增产小麦121.1亿公斤,牢牢地把“粮袋子”抓在了中国人自己的手里。


“一粒种子可以改变一个世界。”杂交技术的发展,给茹振钢提出了新挑战。为给粮食生产储备好技术和新成果,茹振钢带领团队与全国顶尖专家联合攻关杂交小麦技术。茹振钢育成的小麦雄性不育系BNS,成为我国杂交小麦研究利用的热点。2016年,茹振钢配制出的一个杂交小麦组合实现亩产898公斤。据茹振钢估算,新型杂交小麦如能在国内全面推广,相当于新增加了一个河南麦区的产量。


在育种科研上,茹振钢意气风发,豪情满怀,走在世界的最前端;作为十九大代表,茹振钢则把脚踩得更深,根扎得更稳。“成为十九大代表,我感觉肩上的责任更重了,不仅要做好自己的育种科研,更要落实好党的任务,团结带领更多的干部群众一道强国筑梦,为实现’两个一百年’而奋斗。”


畅想未来,年近花甲的茹振钢依然语调高昂,激情澎湃,正如他写的那首诗:“纵然是时间的霜染了鬓、岁月的刀刻了额,怎奈我初心不改、豪情如昨?”




来源:新华社、央视

编辑:顾羽西

校对:崇云丰

审核:汤寒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