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偏不离婚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1

“日子都过成这样了,还硬撑着干嘛!如果我是你,早离了!”闺蜜乔坐在我对面,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是,她是在为我打抱不平,是听了我的吐槽之后才说了这样义愤填膺的话。可这明显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我是她,在大公司上班,月收入几万,快四十了,身材还保持得跟小姑娘一样,又没有孩子拖累,生活的变故不会轻易把她击倒,那我也会考虑离婚。可是我不是她。

我有点后悔把心里话告诉她了。可能是我的委屈憋太久了,需要有个出口,在这个城市里,她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一冲动,我就把苦水倒给她了。

可是你看,就算好朋友又怎么样,我在她这里根本没得到安慰,只得到了鄙视和一个馊主意。

让我离婚?除非我脑子坏掉了。我月收入3000,我老公月收入3万。我的工作谁都能干得了,有我没我都一样,我随时有丢掉饭碗的危险。可是我老公呢,他是单位高管,工作比我稳定得多。没有他这份收入,我和孩子的生活质量就会大打折扣。我跟他离了婚,一大帮小姑娘往他身上扑,可我呢,最好的年华已经过去了,找个下家都难。还有孩子,如果离婚,由于双方收入悬殊,孩子很有可能判给他,到时候我还能天天见着孩子吗?假如判给我,那我又拿什么来养活我的孩子。

是,他不像以前那么爱我了,正眼都不看我一下,在外面跟别人搞暧昧,也不在乎我的感受。我的婚姻是没什么营养了。可这又怎么样呢?有几个人的婚姻是靠爱情维系的呢,只要不离婚,他的大部分收入还是要拿回这个家的,我和儿子的生活质量就都有保障。我的社会地位,也因为他被拉高了一些。最起码在外人眼里,我还是一个体面人的老婆。

我脑子进水了才会离婚。

我决定了,以后再也不跟别人吐槽我的婚姻了。本来在大家眼里,我还算是个幸福的女人,有个有本事的老公,有个活泼可爱的儿子,有房子住着,有车开着,挣多挣少无所谓。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我呢。可我一吐槽,别人就知道我其实是一个备受冷落的怨妇,形象大打折扣不说,还招来一顿奚落。

“当年上学的时候,你可是班花,怎么就混到这份儿上了。我当初就劝你,不要为了家庭放弃事业,自己挣钱多,底气才足,可你偏不听呢!”乔还在喋喋不休说着,我已经烦了,站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了。”

我走出饭店,给老公打了一个电话,“你今晚还回来吃饭吗?”我听到自己的声音细若蚊足,小心翼翼。我很鄙视这样的自己,可我没办法,月收入3000块的我就是底气不足。

不回去了。他只回答了四个字,就挂掉了电话。现在他连借口都懒得编了,我的感受,在他那里不值一提。

我心里有些难受,但片刻之后就安慰自己说:反正我又不打算离婚,难受又有什么用呢,该干嘛干嘛得了。

2

晚饭之前,婆婆过来,带来了儿子喜欢吃的蒸饺。她看到桌上的饭菜嗤之以鼻,“你现在做饭也太应付了,宝宝都瘦了你看不出来吗。怪不得学文不喜欢回家吃饭呢。你呀,得多花点心思在家务上,你那个工作,不行就辞了得了,又挣不到什么钱。

在婆婆眼里,家里有什么问题都是我的错,反正她儿子是顶梁柱,哪哪儿都好。我呢,最好拿出专业保姆的精神,还得时刻对她儿子摇尾乞怜。她觉得我的工作就是个摆设,动不动就说让我辞职。但我可不想那么做,如果辞了职,我连最后的一点尊严也没了。

饭后,婆婆走了,我收拾完一桌碗碟,拖了一遍地,洗了儿子换下来的衣服,陪着儿子写完了作业,等儿子睡了,我才得空喘口气儿。我打开电视,里面正播着偶像剧,男主耐心的哄着女主,眼神里都是柔情蜜意。我看着看着,竟伤心起来,起身去卫生间照照镜子,看到自己寡淡的脸上挂着寡淡的表情。有多久没有人哄过了,脸怎么会不寡淡。我是有多么缺爱,以至于连那些狗血剧情都羡慕起来了。

老公回来的时候已经后半夜了,直接去书房睡了,连招呼也没跟我打,也许他以为我睡了,也许他根本不关心我睡没睡。

等房子里完全恢复安静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睡着。

早上伺候老公吃完早饭,送了孩子去学校,我才赶去上班。

我在一家物业公司上班,说起来也不算太轻松,杂七杂八的事儿也不少。比如今天,给那些逾期不交物业费的用户打电话,催来催去的,我自己都有点心烦。

我跟对桌李姐抱怨了几句,她说,“谁家都有时间不巧或者钱不凑手的时候,可以理解。”李姐脾气总是比我好,工作中比我有耐心。她比我大五岁,不怎么爱打扮,看上去比我老十岁的样子。也难怪,她月入三千,她老公也月入三千,家里老人没有退休金,孩子还在上中学,她日子过得有点紧巴,也没有多少闲钱用来打扮。

李姐平时总是羡慕我,日子过得宽裕,老人都有退休金,孩子上着周边最贵的民校,大房子住着,车子开着,不用为钱操心。她说我是个有福气的人,可她并不知道,这些外在的东西一点都不能解除我内心的苦闷。

下午下班的时候,下雨了,我对李姐说捎她回家。其实我和她家不顺路,但是我知道,她骑着个电动车,冒着大雨回家实在艰难。

李姐不想麻烦我,正在犹豫着坐公交还是等雨小点再回家,她的手机响了。是她老公,说来给她送雨衣,人到楼下了。

这年头,送雨衣这种事已经很少有了,我记忆里有人给我送雨衣,还要回溯到初中时代。

我和李姐一起来到地下车库,她老公果然已经等在那里了,是个长相平庸的中年男人,笑容憨厚温暖。他除了送雨衣,还拿了一件棉外套,说李姐早晨出门的时候穿得少,让她把棉外套穿在雨衣里面。

他把棉衣给李姐披上,李姐嗔怪:“你说你送什么外套,我怎么就冻着了,办公室有暖气的。”

“路上冷。他说。

夫妻俩跟我告别,骑着同一辆电动车走了。李姐被裹得非常臃肿,身子紧紧贴在老公背上。我望着他们的背影,忽然觉得无比羡慕。

开车回家的路上,乔给我打电话,我昨天说话你别不爱听,我说的都是大实话。离不离婚先不论,你得换个工作,你现在的收入,没法给你底气。我们公司销售部最近招人,我记得生孩子之前你在别家公司销售部做过,你来面试吧,我到时候会帮你争取这个职位。

我心里动了一下,可是马上打消了念头,我以前是在销售部做过,可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怀孕开始我就离开了公司,孩子小的时候我没上班,后来就来了这家没什么竞争压力的物业公司工作,现在再让我去做压力重重的销售,想想都头大,再说,我这个年龄,跟小年轻的去争抢一个职位,一点优势也没有。

我对乔的态度比昨天好很多,毕竟她也是为了我好,我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目前不想换工作。

挂了电话,我想,孙学文虽然对我有点家庭冷暴力,但他其实并不想换老婆,他明白儿子还是亲妈带着好。只要他不打算换老婆,那日子,就这么捱着吧。

3

周日本城的几个同学聚会,我没去,本来我在老同学面前还算风光,一直维持着一个生活幸福的体面人老婆的形象,可是乔现在已经知道我的老底,去了蛮尴尬的。

把儿子送去学围棋之后,我打算去血拼一下,逛逛街,买几个包,哄自己开心点儿。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巧,我在商场下面的咖啡店看到了我老公,她跟一个女人面对面坐在里面,透过玻璃墙,可以看到他们聊得很开心。

我的心情立刻紧张起来,我急忙走进商场,飞速进了电梯,我不能让孙学文看见我,那样就尴尬了。他会以为我跟踪他,反过来说我不信任他;他会解释说跟客户谈事,反正他们又没被我捉奸在床;他也许什么都不会解释,只露出一脸厌弃,那我就更难过了。

很多东西,别揭破那层窗户纸,反而好过一些。

我后悔自己偏偏选了这家商场。而孙学文,既然在这么公开透明的地方跟人约会,就压根不怕我知道。我的感受,在他那里一点都不重要。

我不知不觉来到顶层,却无心再买东西,重新按了一楼下去,像做贼一样躲过那面玻璃墙,溜回车里去。

我在车里发了一会儿呆,就发动车子,开到一家皮具店门口。

这家皮具店是我老同学开李珣开的,我笃定他今天也不会去参加同学聚会,因为这两年皮具生意也不好做,他混得不算好。

我进店,他果然在,生意正清淡,店里没什么顾客,就他一个人。

他看见我,很开心的样子,打趣道,我说我刚一直打喷嚏,原来是你想我了。他上学的时候追过我,但是那会儿他太胖了,我不喜欢胖子。他也不是特别执着的人,没追上就没追上,后来大家就各自结婚了。但是因为有过那段经历,我觉得他对我还是有点不同。

“闲着没事,来你这儿喝喝茶。我说。李珣爱喝茶,以前喝茶是为了减肥,后来人不那么胖了,却落下了爱喝茶的习惯。每次到他这里来,总有热茶喝。

他给我倒茶,边说:今天同学聚会,你怎么没去?

我说:你不也没去。

“我是为了看店。他找了个理由。

我喝了一口热茶,整个人不觉得那么冷了,我说:我呢,人老珠黄了,不愿见人。

“谁说,他笑,你哪里老,你在我眼里永远那么年轻,那么美。

这句半开玩笑的话让我心情愉快了不少,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不知不觉来到他这里,是因为在孙学文那里受了冷落,到这里找补来了。

我在李珣的皮具店待了一下午,有一搭没一搭聊聊天,空气里流淌着一点点暧昧,我简直忘掉了刚才在咖啡馆外面看到的一幕。我甚至在想,如果当年嫁给了李珣,现在生活会是什么样子?他会对我好吗?最起码他不会像孙学文那样冷落我吧?但也说不定,没有生活在一起,又焉知会不会有一段更不堪的关系。后来我又笑自己,做这种假设做什么,有什么意义,一切又不会重来,就算重来,我还是不会看上当年那个胖子。

接儿子的时间到了,我走出皮具店,冷风吹来,刚才的那点热乎劲儿一扫而空。这带着暧昧气息的下午,并不能真正温暖我被婚姻凉透的心。

孙学文依旧没回家吃晚饭,说是有应酬,大周末能有什么应酬。但是他不回来也好,回来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我这个人还真是奇怪,他犯了错,我却觉得无法面对他。



4

一大早我被电话惊醒,我爸打来的,说我妈突发疾病,送医院了。

我急匆匆赶到医院,我妈还在抢救,我爸和我哥我嫂子都在。

我妈平时身体是不太好,天天吃这药那药的,可是突然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还是让人始料未及。我着急地问,他们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就说忽然不舒服,一会儿看医生怎么说。

等了很久,医生终于出来,说是心脏的问题,现在是脱离危险了,但等情况稳定之后,要考虑手术。

我妈还没出来,我嫂子已经在询问手术的费用、报销额度,她并不关心我妈,只关心钱。

我妈被安排进病房之后,大家开始商量护理问题。我爸半月板前阵子出了问题,刚做了手术,现在走路都困难,根本没法照顾我妈。我嫂子说自己单位最近忙得很,考勤出台了新规定,请假很困难。我哥刚要说什么,被我嫂子瞅了一眼,马上嗫嚅起来,说自己最近也忙得很,单位还要安排他出差。他说:小妹,你工作清闲,照顾妈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我爸妈一直跟哥嫂住在一起,给他们做饭带孩子,这一生病,他们却往我身上推,让人不由得心寒,可这个节骨眼上,也没法计较这些了,我急忙跟公司先请了几天假。

我打完电话回来,我嫂子正在哭穷,说她和我哥工资低,生了二胎之后日子紧得很,现在妈又住院了,老二没人带,还得考虑雇保姆,日子简直没法过了,说着说着都快哭了。我哥就低眉耷眼的,说:别担心,妈手术的话,能报销一部分,剩下的呢,小妹有钱,小妹肯定拿大头。

这都什么人呀,我心里很气,可想到我妈还躺在病床上等着照顾,也没空跟他们掰扯了。

三天之后,我妈转院到本省最大的医院,准备做心脏搭桥手术。

我妈从生病到转院,孙学文一趟都没来医院,我替他遮掩,说他工作忙,实在脱不开身,心里也牵挂我妈的。可其实孙学文没事人一样,根本没问过我妈的病情。

我妈的住院费手术费要十万块,我哥说他实在拿不出钱来,让先我垫付,等报销了,再一起算。可是我手头能拿出来的,不过万把块。我和孙学文积蓄是有一点,但是动这么多钱,,得跟他商量一下。

我在电话里说有急事,孙学文终于回家吃晚饭了,吃饭的时候,我跟他说了垫付我妈手术费的事。

他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你父母的积蓄呢,总不至于一点没有吧?

“不是说一点没有,但能拿出来的不多。你也知道这几年我妈身体不好,一直在吃药,我爸前段时间刚做了手术。老人手头有个几万块,也不能全拿出来,不然他们心里就没底了。我柔和地解释。

“那你哥嫂呢?”他又问。

我哥收入不稳定,我嫂子工资也不高。”我发现自己说话细声细气的,一点底气也没有,“所以大家商量了一下,说让我们出大头。”

“我们出大头,他哼了一声,他们不知道你月薪3000块吗?”

他声音极其生硬,简直一下子把我噎住。但我还是努力放低姿态,“目前能一下子拿出10万块的,也只有我们了。

“这不是拿出来拿不出来的问题。”他蹙着眉,显然不想往外拿钱。

我妈现在要做手术,这个钱是急用,我们总不能有钱不往外拿吧?这个时候,你让我怎么办呢?我听见自己快哭出来了。

怎么是你怎么办?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他声音依然生硬。

我说一句,他噎一句。

最后,我努力挺直腰背,“孙学文,我直呼他的全名,“结婚这么多年,我没求过你,现在我妈要做手术,这个钱算我求你出。”说了这话,我仿佛听到什么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对,是我的尊严,碎了一地。

看我彻底急了,他声音软了一点,你容我先看看哪些钱能动哪些不能动。”

他去了书房,大约在查卡上的钱,看哪些能用。

我等着他答复的时候,我婆婆忽然过来了,进门就说我小姑子要买房,要跟我们借十万块。

孙学文这时候也查对好了,说能拿出来用的钱刚好有十万块。很显然,娘俩已经通过气了。

我只得跟婆婆说,我妈要做手术,需要十几万。

我觉得,救命总比买房子重要吧。没想到婆婆说,“这种事,做女儿的,拿个两三万就够意思了。毕竟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

“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那小姑子买房子我们还要帮忙?”我说话也难听起来。

我婆婆显然没想到我忽然态度强硬,脸色变了,“这钱要是你赚的,你随便拿出去花,可钱是我们家学文辛辛苦苦赚来的,你往外拿得倒轻松。”

我明白了,原来在这个家,我真的一点地位都没有。

“这个家里的钱不是他一个人的,是我们的共同财产,这些年,要是没有我对这个家的付出,他哪能轻轻松松去工作。”我义正辞严。

事情越说越顶,最后孙学文大概不想闹僵了惹自己心烦,就说:反正能拿出来用的钱有10万块,一边5万,这样总算公平了吧。”

我“哼”了一声,忽然觉得这张和稀泥的脸面目可憎。

5

我想去借钱,可是又不知道跟谁借。这些年,我的生活重心都在家庭,没几个来往密切的朋友。关系好一点的,也不过是李姐、乔和李珣。李姐肯定拿不出多少钱来,李珣呢,我怕一谈借钱,之前的情分轰然倒塌,年少时候的一点美好念想也没了。乔呢,我也开不了这口,她不定怎么奚落我呢。

第二天一早,我顶着黑眼圈去了医院。

我爸把我叫出病房,悄声说道:萱儿,钱的事,让你为难了吧?爸妈还有点钱,能拿出6万,剩下的,你和你哥平摊。别为这事儿跟学文闹僵了。

“我没事。我说。

“眼睛都肿了,能没事。”爸爸声音低沉,孩子,爸妈拖累你了。

我一阵心酸,差点在我爸面前掉下泪来。

我妈手术后一个月,我提出了离婚。

乔很惊讶,不是说打死都不离婚吗,怎么忽然想通了?我觉得你离婚的话现在时机并不好。一来,你现在没找到更好的工作,离婚后生活质量真的会受影响;二来,孙学文在外面乱搞暧昧,没准哪天你手上就有了把柄,到时候,你就可以名正言顺提出更多条件。所以,你最好等一等。她非常现实的帮我分析。

“我不想等了。我说。真的,我不想等了,我一天都不想再跟孙学文生活在一起了。

我知道离婚以后日子可能会艰难一些,可是那又怎么样,这不是我困在泥潭里的理由。

乔没有劝动我,最后说:你是不心里有别人了?

我摇摇头,并没有,真的没有。我不知道离了婚,还能不能遇到爱情,几率也许很小很小把,但我也不会放弃寻找。我还打算寻找更好的工作机会,有一天,我能把自己的钱给爸妈花,我能说话有些底气,再也不用摇尾乞怜得活着。

出门的时候,乔搂了搂我的肩,不知道怎么帮你,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我有点感动,觉得有这个朋友真好。

走出咖啡厅,看看外面的天空,没有多阴,也没有多晴。就像我未知的生活,有点可怕,但也不一定很糟。

手机响了,是孙学文打来的,他一直不同意离婚,还想跟我再谈谈。

但我主意已定,今后,无论过得怎么样,我不想再取悦一个让我厌憎的人,我希望能遇到一个给我送雨衣的男人。




(配图源自网络)





暖说

调子有点低沉的长故事。

   读了有没有一点沉重呢。

愿你心情明朗吧。

 

向暖

     致力于写平凡女性的小悲欢,小幸运。

       微信公众号暖时光(idxiangnuansg)。

豆瓣@向暖,微博@向暖的小窝。

 



长按二维码,关注暖时光

我是向暖,坚持原创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