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女人什么时候不能碰男人?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疼!

    疼,从下身某个害羞的存在发出,逐渐肆虐全身,整个身子仿佛支离破碎。

    该死!海小米心底嘀咕一句。

    转醒,视线渐渐清晰。头顶是华丽的吊灯,她直挺挺的躺在松软的床上,脑袋里一片浆糊,一夜好梦,竟不知身在何处?

    关键是,她此刻脱光光,一丝不挂。到底发生了什么?

    海小米敲敲锈掉的脑壳,记忆逐渐清明。昨天她刚回国,又逢好友苏娜失恋,两人喝酒来着,醉到了深处,找男人来着……

    男人?男人!似乎意识到什么,海小米心肝猛地揪紧,眯起清眸,忐忑不安的掀起被子,额……见床单上一抹艳红,红的叫人心尖一颤。

    她被破了?

    孤家寡人26年,她终于被破了?可喜可贺?心一怔,她环顾四周,还好,一个人都没有,看来那家伙把她吃干抹净走人了。

    一夜情?撇撇嘴,海小米挣扎着坐起来,身上红点点的吻痕,NND谁下手这么狠?还连个人影都没了。皱眉,海丫头嘀咕,俏丽的小脸,一片绯红。

    正想着,浴室门忽然打开,海小米愣住,就见一个半裸着上身,下身围着浴巾的男人走出来,身材高挑,修长,晶莹的水滴还在他蜜色肌肤上跳跃,滑动,叫人欲罢不能的诱惑。一时间海小米有点羡慕那水滴,她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小脸涨得通红。

    男人冷着黑眸,长长的睫毛掩盖住他此刻的神情,面庞俊逸,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叫海小米心肝颤抖。

    她一个英国皇家美院毕业的研究生,裸体见的多了,但身材比例如此完美的还是头一次见到活人。

    “看够没有?”男人皱眉,且面无表情。

    海小米傻乎乎地摇摇头,她向来诚实,对美的事物欲罢不能。黑灿灿的眸子一点点掠过他裸露在外的肌肤。

    霍晔宸被看得有些不自在起来,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这样大胆的瞧他,一副要把他给吃了模样,顿时,有种戳瞎她眼的冲动。

    饥渴的老妇女!他下了结论。

    昨晚,若不是她扑过来,他一时情动,也不会折腾到此刻。居然还是个处,突破障碍时候他心着实一紧。

    “呵。”冷哼,霍晔宸淡淡的睨了她一眼。

    咳咳,海小米心肝颤巍巍,试探的问道,“你……你成年了吧?要我送你回家吗?”

    看他长得很幼齿,虽然眼角眉梢冷冽凌厉,一张脸帅爆,但嫩的能掐出水的感觉,他成年了吗?满十八岁吧吧,她不会一个不经意猥亵未成年了吧。

    成年?她竟然问他有没有成年?!靠,他都快30了好吧。

    霍晔宸脸色巨黑,懒得搭理。

    海小米一愣,她被无视了?他不会真没成年吧?

    轻咳,海小米尽量装出一副淡定模样,讪讪一笑,盯着他那张俊脸,认真道,“我睡了你?”

    “喂,老妇女,是我可怜你。”霍晔宸愠怒,他堂堂霍晔宸会被女人睡?尽管昨晚的确是她扑倒的他。

    老妇女?

    “喂,你什么意思?”海小米坐起来,没注意自己赤身裸体,光溜溜被他看的个干净,看的霍晔宸,心一紧,小腹传来一阵叫人恼火的热度。

    霍晔宸直接掀起被子往她头上一盖,把她遮了个严实,轻蔑的嘴角微微扬起,“老妇女,是我可怜你饥渴难耐,睡了你!记住了!”

    “可怜我?你这个孩子!你看看你是怎么跟大人说话呢?姐姐我怎么说也是美院一枝花,你给我放尊重点,是我可怜你才对!”

    海小米强烈的自尊被霍晔宸激起,对猥亵未成年的愧疚感一扫而光,气的牙根痒痒,真想扑上去咬他一口。

    孩子?美院?霍晔宸蹙眉,视线不由得看向她,嗓音低沉,“再见,老妇女。”

    “你这个家伙!”海小米懊恼,好一会才从被子里钻出来,但房间里哪还有他的身影,咦?他跑了?

    混蛋!海小米恨恨道,心有不甘,她怎么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好姑娘,到他那变成老妇女不说还是没人要?瞬间,对他的好感降为负值。

    愤怒,恼火。

    但当她看到墙上的挂钟,她心瞬时跌至谷底,今天跟老师约好见面,想到这,她顾不得浑身酸疼,满房间寻找衣服,好容易凑齐,昨晚她是有多奔放吧?

    来不及细想,穿上衣服,海小米冲出酒店,无奈第一次,又是折腾的厉害,她跑起来踉踉跄跄,每一步都撕心裂肺。

    那个家伙……咬牙,海小米忍住疼。

    刚出酒店,就和霍晔宸狭路相逢,她远远就见他立在那,侧脸完美,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一身黑色西装,背影挺拔,浑身上下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质。

    “喂!”海丫头冲过去,一把拽住他。

    霍晔宸微微一怔,只是一瞬间,随即便恢复冷漠,嘴角一抹若隐若现的玩味,“怎么?老妇女?舍不得我?”

    霍晔宸挑逗的瞧着她,粉嫩的小脸,眉眼精致,完美,长的好,身材也好,否则他也不会要。

    “别做梦了!”海小米也不客气,哼了一句。

    开什么玩笑?

    两人都清楚,玩玩而已,尽管她有些说不出的心酸,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不明不白给了他,总有种吃大亏的感觉。

    “喂,你到底成年没?”海丫头盯着霍晔宸,他从未在意任何人的目光,但被她一看,心底深处总有种耐不住的火热,昨晚也是,他是怎么了?

    “废话!”霍晔宸皱眉,睨了她一眼。

    “喂,你……”

    海小米话没说完,就见一辆红色跑车疾驰而来,一个华丽丽的甩尾停在霍晔宸身旁,海小米隐约看到驾驶座上一个坐着一个美女,似乎斜睨她一眼。

    霍晔宸径自上车,看都没看海小米一眼,跑车绝尘而去。

    海小米愣了一会儿才回神。这女的是谁?不过,是谁关她什么事。接着,海小米总算想起她的首要大事来!!

    她今天要跟她的博士导师见面!要迟到了!

    “啊!”一声尖叫后,海小米以最快的速度冲往学校。

    跑车上。

    “难得!”李逸优似笑非笑,揶揄道,余光瞥了一眼身旁的霍晔宸,他依旧冷着一张脸,但眉眼深处总有种说不出的暧昧,叫她莫名恼火。

    “什么?”霍晔宸冷声问道,脑海中海小米的模样挥之不去。

    “我还以为宸你对女人没兴趣呢,今天算是大开眼界呢。”艳红的唇微微一动,李逸优淡淡一笑,精致的妆容遮掩住她此刻的不爽。

    没兴趣?霍晔宸微微皱眉,沉默,昨晚他很有兴趣。

    “作为你的未婚妻,我原本还担心,宸你不喜欢女人,我们结婚之后该怎么办才好,现在我放心了。”李逸优笑了一笑,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的颤动,表现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大家闺秀应有的端庄,淡定。

    “哦。”

    一个字,霍晔宸从不多言。

    气氛尴尬,李逸优几次想说点什么,但霍晔宸都一副淡漠模样,即使从小一起长大她始终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明明是霍氏财团的首席继承人,可以呼风唤雨,动一动资金,华尔街都要抖上三抖,霍晔宸却更愿意在闲暇之余当教授,还被学生奉为“童颜教授”,人气高的不行。

    明明从不让女人近身的霍晔宸,从不正眼看女人一眼的霍晔宸,那今天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还有他嘴角那一丝回味又是怎么回事?

    她昨晚收到消息,霍晔宸跟一个女人开房,她根本不信,这么多年,霍晔宸向来对女人没兴趣,所以她没当真,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后悔昨晚没有过来闹一闹,让那个女人钻了空子,得了逞。

    越想李逸优越后悔,却一点办法都没。只能希望,霍晔宸只是玩玩,一夜而已。

    忍,李逸优咬牙。

    “对了。”

    李逸优打破沉默,手撑着车窗,侧脸迷人,掀眸看了一眼霍晔宸,“宋雅来电话说,顾教授给你推荐的学生,让你好好照顾。”

霍晔宸挑眉,老顽童不知道又打什么馊主意!

南天大学。

    海小米来到了久违的学校,清眸波澜四起。

    她本科从南天大学毕业之后,就去了英国,眨眼,四年过去,大学却还是老样子,除了人什么都没变。

    她站在教师办公室走廊楼下,紫薇开的艳丽,学生来来往往,说说笑笑,一派青春气息,好不自在。

    海小米舒服的伸了个懒腰,嘴角含笑,身上的酸疼还为散尽,提醒着她激烈的第一次。

    “快走,快走!一会就没座了!”

    “快!”

    “教授难得来上课!”

    “他好帅啊!不止帅还多金,听说是霍氏集团首席CEO呢。”

    一阵吵闹传来,海小米抬眸看去,就见楼下女生一窝蜂疯狂朝一个阶梯教室的方向飞奔。靠,这些人,是追星,还是去听课的啊!

    “海小米海小姐是吗?”

    这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忽然传来,海小米顺势转过身来,瞧着面前的女人,一身职业套装,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海小米笑笑,“您是?”

    “请跟我来,我带您去见您的导师。”女人没有多做解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时间不多,一会教授还有课。”女人温柔道,声线绵软,听的人很舒服。

    女人带着海小米来到一个独栋小楼,门前繁花似锦,很有格调。女人敲门,轻声道,“教授,海小姐到了。”说着推开门示意海小米进去,海小米愣了一愣,欠了欠身子,走了进去,门应声关上。

    “您好,我是……”要见到自己的导师了,海小米格外兴奋。

    “是你!”海丫头一声惊呼,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男人,有没有搞错?她不是做梦吧?

    “你怎么会在这?”海小米惊呼,下意识的环抱住胸口。

    “这话,我应该问你吧,你怎么会在这?”霍晔宸缓缓走近,步步紧逼,把海小米逼到了墙角,好看的嘴角微微一动,“跟踪狂?”

    “你……”海小米恼火,怒火中烧,大有燎原之势。

    “都跟到学校里来了,你这么饥渴?”男人坏笑,唇角勾起一个诱惑的弧度,额角的方发丝抖动,诱人。

    饥渴?脸一黑,心一沉,海小米火大。他丫也太自恋了吧!

    “你是很拼,不过,我可没这么好追,追我的女人都能排到南极去了。”霍晔宸睨她一眼。

    “我追你?你才跟踪狂,我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跟你是一夜情,懂不懂?对于风流的我来说,都是小儿科,追我的人都排到北极去了,我对你这种自恋狂,没‘性趣’!姐姐我跟你只是玩玩而已。”海小米狠狠的剜了一眼他。  

    “玩玩?”霍晔宸冷下脸,这应该是他的台词才对!。手撑着墙,他将海小米圈住,靠近,再靠近,她感觉得到他的呼吸,温温热热,落在她裸露在外的光滑脖颈上,痒痒的,还有点魅惑。   

    “喂,喂,这里是学校,你别乱来!”小脸一红,海小米心肝直跳,“扑通扑通”。

    “对,我就是要乱来,你想从哪里开始?”霍晔宸逼近,俊逸的脸上始终掩着一丝暧昧惹火的笑,“上次,你好像很喜欢这里。”一笑,细长的手指噌过她的耳垂,刺激明显,她身子猛地一抖。

    脸红心跳,海小米身子死死地贴在墙上,一动不能动,“我警告你啊,别乱来,一会教授来了,你就死定了!”

    “教授?”嘴角微微一斜,霍晔宸得逞的笑,“是吗?”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放开!”低声一吼,海小米剜了一眼霍晔宸,谁知霍晔宸丝毫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海小米脸胀得通红。

    “进来!”

    霍晔宸冷冷一声,欣赏着海小米那一脸的娇羞,那俏丽娇艳的小脸上染上一抹艳阳一般的红,分外迷人。

    额,女人一进门就见两人尴尬的抵在墙角,姿势古怪,表情暧昧,一个脸红生气,一个挑逗不羁。

    女人愣住,时间仿佛凝固。

    她没看错吧?

    霍晔宸在逗女人?还是一个刚刚才见面的女孩,不过的确是漂亮,粉黛未施,却有种叫人心颤的美,一双大眼睛是水汪汪的,的确勾人,见海小米第一眼她就知道,但不至于霍晔宸也中招吧?

    海小米刚准备求救,就听霍晔宸沉声,“什么事?”他说着话,一双黑眸却死死地盯着海小米。

    女人脸一红,迅速回过神来,慌忙低头,不敢再去看,小心翼翼道,“霍教授,您该去上课了。”

    霍教授?上课?他就是教授?一个瞬间,海小米心中冒出无数个问号,她就是顾教授为她介绍的那个博士导师?不会吧!这玩笑开大了!

    “我知道了。”霍晔宸态度依旧冷漠,始终都没有看她一眼,海小米愣住,浑身僵在那里,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

    女人不敢多言,尴尬的笑笑,“刚才顾教授来电话吩咐说,要您好好照顾海小姐。”

    好好照顾?呵呵。霍晔宸原本清冷的一张脸,瞬间拂过一抹笑,坏坏的,一副不好惹的模样。他一定会“好好”照顾的!

    海小米此刻心如死灰。

    神啊,顾教授到底介绍给她是什么人啊?不是教授,而是叫兽啊!

    “告诉老顽童,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以后她就是我的爱徒了。”霍晔宸悠悠道,似笑非笑,空气缠绵着丝丝暧昧,“因为她让我很舒服。”

    女人愣了一会,搞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很少笑的霍晔宸竟然在笑,而且那么肆意,惑人。她赶紧退出去。

    海小米一脸尴尬,恨不得把霍晔宸给咬死,然后找个地缝钻进去闷死算了。

    “你……你是……”

    “没错,我就是你的博士导师。”霍晔宸手指划过她小脸,熟悉的触感,他很满意,忍不住捏了一下,“记住了!”

    “在你参加考试之前,由我指导你,我会负责你的全部,像是老顽童说的,好好的照顾你的。”霍晔宸逼近,呼吸炽热,灼人。

    “包括你各方面的需求……”

    霍晔宸补充一句,黑眸微眯,整个一个坏渣渣。

    海小米忍无可忍,一把推开霍晔宸,“你再胡说,我告你性骚扰,你个混蛋注意点!”老虎不发威,当她猫咪啊?

    “我说的都是事实,是你缠着我,爬上来的,你忘了?是你说,二十六年都很饥渴,恨不得让我把你给揉碎了……”

    霍晔宸得逞的笑,瞧着炸毛的海小米。

    “闭嘴!”心一颤,海小米羞死。

    “还说,一直没有男人……”

    “闭嘴!你给我闭嘴!”海小米咬牙,恨恨道,“谁说我没男人了,我有的是男人,我玩的男人比见过的还多呢,你只是其中一个,一个而已!”

    呵,霍晔宸嘴角慵懒的勾着,戏谑道,“这么厉害,见识了这么多男人,还是处!”

    处!痛出被戳,她怎么把这事给忘了,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好了,我去上课,从明天起,你以后给我老老实实的过来,我好好‘指导’你。”霍晔宸很满意,笑的放肆,眉眼微微上挑,很久都没这么舒坦了,还以为昨晚是最后一次呢。看来,以后,天天都会很舒坦。

    话音未落,霍晔宸转身离开,海小米愣神,回过神来,他人已经走了出去,心里不服气她追出去。

“喂,你这个混蛋!”叫兽!流氓!

从办公室出来,海小米心稍稍平静,但一想到以后要跟这么个家伙相处,又觉得忒不靠谱,会被吃了吧,啃得连骨头喳喳都不剩。

    愁闷之际,顾教授电话打来,海小米心里火气上涌,“顾教授,您人跑去哪?我要换导师!”

    顾明懒懒道,一副刚睡醒的样子,“换导师?那个家伙欺负你了?霍晔宸可是文学系首席教授,名气很大,他从来没有带过博士生,你可是第一个。”

    “我……”第一个?那她是不是很荣幸,靠!

    “放心,他敢欺负你,我不会放过他。”

    “但是……”

    “好了,好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顾明笑道,即使隔着电话也感觉得到她对海小米的疼爱,这个是她恩师,也更像是她父亲的人。

    “我给你介绍一个好男人,绝世好男人!”顾明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这么多年不见,还是那个老顽童。

    绝世好男人?海小米脸黑了,这老顽童,一听就不靠谱。

    “我都给你约好了,今天晚上八点,濠滨酒店咖啡馆见。”顾明笑嘻嘻,对自己的安排很满意,“一定不能迟到!我还有课,先挂了,记住一定不能迟到!”

    “喂,顾教授,我……”不等她说话,电话已经挂断。

    七点半,海小米将自己收拾妥当。

    穿一袭柔软的棉布质地的白色半裙,裙摆上,有着一副漂亮的,水墨的荷花图案,画了淡妆,唇不涂而红,小脸娇俏的紧,这一身将她衬托越发灵动,干净,浑身上下不着半点杂质。

    她寻着顾教授说的座位一路找过去,就见一个眼镜帅哥坐在那,一身深色西装,神情严谨,是她的菜,顾教授总算办了一件好事!

    一路小碎步,她心下小鹿乱撞,“您好,我是海小米!”

    “您好!”男人立即起身,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我是霍林,顾教授叫我来……”男人拘谨,海小米甜甜一笑,眉眼弯弯,这叫他放松不少,抬眸看着她,心微微一漾。

    霍林话没说完,就听冷冽一声传来,“是你啊,跟踪狂。”

    这声音?海小米浑身就是一个激灵,霍晔宸怎么会在这?靠,要不要这样,相亲都能遇到他,真是倒霉到家了。

    “你们认识?”

    霍林瞧着他们,一上来就瞪眼,一副老熟人模样。

    海小米别过脸去,恨恨道,“这位先生你是认错人了吧?”想赶紧打发走这个霍晔宸,好容易遇到一个帅哥,她可不想被霍晔宸这个家伙给毁了。

    霍晔宸眉峰一蹙,心怎么有点不自在呢?这丫头竟敢说不认识他?看到别的男人就立马忘了昨晚,她是有多饥渴?看来,他要好好“教导”下她才对。

    “那个……”霍林轻咳一声,看着面色各异的两个人,心里满是问号,尴尬,“抱歉,这是我堂弟霍晔宸。”

    堂弟?海小米心灰灰,余光瞪了一眼霍晔宸,又看看霍林,别说,这两只帅哥眼梢眉角还真有点像,这下完了!是想玩死她吗?

    “对,堂弟。”霍晔宸轻呼一口气,潇洒的坐下来,余光始终盯着海小米,她浑身满是鸡皮疙瘩,“我还想老顽童会介绍什么货色,原来是你!”

    “宸!”霍林见状,看了一眼霍晔宸,这两人怎么一见面就大眼瞪小眼,恨不得吃了对方。

    忍,海小米强忍,不能让霍晔宸这个家伙坏了她的好事,努力挤出一抹笑,笑容实在尴尬。

    霍林虽不善言辞,但也感觉到气氛尴尬,岔开话题道,“我是南天大学医学系老师,顾教授说你刚刚回国,以后会在南天大学读博士,你的导师是……”

    “导师……”海小米正在喝咖啡,一口咖啡没下肚,她被呛得直咳嗽,咖啡也泼了一身,模样狼狈,“抱歉,我去趟洗手间!”说完,她就一路狂奔而去,裙摆飘飘,撩动人心。

    霍林满脸疑惑。

    “没事,我去看看!”霍晔宸淡淡道,一副不以为然,霍林来不及阻止,霍晔宸已经起身离去。

    “流氓!真倒霉!”

    海小米恼火,冲着镜子一个劲的嘀咕,直接掀起裙子使劲去洗裙子上的咖啡渍,却没注意到春光乍泄,白花花的一片被人看进眼中。

    忽然,身后一个人迅速贴上来,死死抵住她,海小米心惊肉跳,抬眸镜子中看到霍晔宸不怀好意的笑。

    一声尖叫,海小米想挣脱,却被他从身后单手搂住,另一只手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摸上去。

    海小米整个人僵掉。

    “想我了吧!”沉沉一语,声音划过她耳朵,痒。

    “混蛋,你干嘛?”回过神,海小米一个劲挣扎,动弹不得,“霍晔宸,你赶紧给我滚开你!这里是女厕所!”

    “我知道。”语气淡淡,很无所谓,他下巴抵在她肩头,声音温柔,“放心,没人。”

    “流氓!”她几次想转身,但都被他按住,只能被他后面抵在洗手池,这姿势,不会出事吧?

    “我告诉你,你敢胡来,我就叫!”海小米心提到嗓子眼。

    “叫?像昨晚一样吗?你叫的的确很好听,我喜欢。”逼近,他的唇似有若无的划过的她脖颈。

    “你胡说!”海小米扭动着身子想要挣扎出他的怀抱。

    “别动!”

    霍晔宸突然一句,尽快刻意克制,但已经有些急促,“我告诉你,你再乱动,我就控制不住了。”

    愣住,海小米不敢动,脸红的不行,“你……”

    “让我抱抱!”温柔的话语,让海小米一时间有些恍惚,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让他抱抱?她又不是树袋熊!

    “喂,你放开我,我真的会叫人的,而且你别忘了你哥就在外面……”

    “叫霍林来吗?他可是你的相亲对象,如果让他看到我们这样,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霍晔宸玩笑道。

    海小米心一沉,这个样子被看到的话,铁定完了。

“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瞧她一脸在乎,霍晔宸眸光冷下来,脸色一沉,心下莫名一阵愠怒,冷着嗓子道,“不可以。

点击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