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全惠来想无,男子将锁头从浪鸟塞入体内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 灯光原来是那样纷扰,扰乱我游玩的脚步,扰乱我思索的纹路,扰乱我生活的节奏。这些灯微亮时,一个影从眼前闪过,是你!背一个圆鼓鼓的包,略压下腰,急促而短暂的呼吸声传来,放眼,你在等车。这么多日子匆匆流逝,你还是老样子,穿一件轻蓝的裙,纤细的腿好像嫩柳的枝藤,手仿佛只有竹叶那么大。我想你会乘什么车呢?往昔,我们从前的时候……   不论是风是雨,还是万里无云的晴天。每天你都会出现在操场上,总会约上自己同桌散步闲聊,有时共享一些小零食,看几场球,跳几次远夕阳的光辉洒在地上,树上,国旗上,两个相形见绌的影子倒影在青草尖,你瘦些,她胖些,你高一点,她低一点,你怎么总喜欢在体育上欺负她呢?目测一下你的身高,悄藏在荫荫的一角,偷望你的眼,只能怪环境不饶人。太阳此时越来越腼腆,染红了飘荡的白云。你的眼仿佛是海洋珠珠浪花,仿佛是荷花上悬挂的露珠镶嵌在眼眶。此时你可能察觉些什么嫣然一笑。“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不有感到“夕阳无限好,只是进黄昏。”趁机再多看你几眼,上前搭讪却又裹足不前,不知为何,只能呆呆目送你远去。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静谧笼罩周围的一切,院里冷冷凄凄,顿无春夏的韵味。   晨,来的真快,忘不掉你的背影。“月落星稀天欲明,孤灯未灭梦难成,披衣更向门前望,不忿朝来鹊喜声。”   西安的夏天虽然比不上重庆,但是对于烈阳下的人来说还数一种煎熬。热汗直冒绝不歇一秒,最有趣的就是中午同乘一辆车回家。   500路公交车是牵系你我的唯一工具,放学,第一个冲出教室,漫步踏在车站小路,运气好些可以一起回家,运气差些连一丝发也看不到。那天挺巧,我喜欢排在车队后边,毕竟人少一些。你抢队,背着书包,插到了前面,攀着扶手,用力一拉脚一蹬,上了车。早已望不见你的影子。一刹车人群叫起来,一开动人们又拿起手机。经过两三站,人流渐渐散去。猛地发现你在我身旁瞥我,眼前空着一个座位,我不去占领,你也不曾主动出击,你瞟我一眼,我瞅你一下。也许在别人看来像两个人呆呆地站在哪里。我开始小声嘀咕:“你坐,你坐。”你还是驻在哪里不动弹。弄得我好尴尬脸辣辣的。突然一股气流冲散这气氛,一位青年一屁股坐下去舒服的望着窗外,不知后来怎样反正到我离开那个座位一直被占着。   星期三,广播喊起较量双方,竞赛只分初中和高中赛,不分年级,两班对战是我不愿意看到的,也是我愿意看到的。高一八班对战高二一班。战术调整的语言杂上篮球的啪啪声,呼喊声,加油声笼罩整个操场。:“啊呦!”:“对不起我踩到你了。真对不起。”转身继续看球赛。不久,神经告诉我有人在动我。:“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我也要踩你一下嘿嘿嘿。”一阵坏笑。玩玩没想到她的脚底沾了泥呀!三脚下去虽说轻的像一片叶子落了上去,但那玩意……。:“我们走了,大猿猴。”抽出纸乱抹一通:“等等,我们还没认识,我叫高源鑫。”:“嗯哼,管你叫什么哩。”纤瘦的身影短了短了,像是快要倒塌的篱墙。我刚准备走传来一声:“绮瑞,记住了别忘。”    午后回到学校,以前每天都回放音乐,歌曲小幸运是最后一首,此时你总会准时出现。星期五下午经过你班级时瞥见你作为空荡荡的,心头涌上一股寒气。愣了半天。迈进班级去,找一位貌似面善的同学问:“同学,张绮瑞怎么今天下午没来?”他打量了一会:“咋的,他妈妈生病,父亲出差,需要人照顾扛他妈妈去医院了,关你何事,去去去。”我遭了冷眼,心底暗暗发誓绝不会再踏入高二一班一步,绝不,绝不。因此与你失去了更多联系,交往。可是从那以后你背母亲的的身影在我脑海中有千万种,会是哪一种呢?让我猜猜。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抽更惨愁。”星儿,月儿恳求带走这首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降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从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赠与她,或者在梦中诵给她。   “雁尽书难寄,愁多梦不成,愿随孤月影,流照付波营。”叹息,至今唯有叹息。“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空里再次浮现,夜中孤独的颓影。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