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真人真事改编,这片儿,略敏感……

玩聚电影汇2018-05-15 17:21:38

说起韩国电影,部长第一个想起的就是近几年大放异彩的剧情犯罪片,剧情新颖,针砭时弊,带有韩国那种特有的温情与人性。


比如《熔炉》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当精英阶层犯罪,他们动用财物、人脉从原告到被告都在自己掌控资源的圈子,正义在这厉害面前势单力薄,甚至没有立场。结局前十分钟的片段在脚下这片土地每天都在上演,只是我们看不到,听不到……



再如《辩护人》


重要的不是这个电影拍的如何,而是韩国电影人在拍这样的电影,韩国观众在看这样的电影,没有审查阻止、禁止、扼止你拍,没有无形之手阻止、禁止、扼止你看。


韩国电影这20年的迅猛发展,离不开韩国电影人的勇气和毅力,这也是我们需要从中学习借鉴之处。



而今天,部长要给大家介绍的电影,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处。


如果你碰巧看过另外一部犯罪惊悚片《杀人回忆》,那么一定能在看这部电影时体会到一种相似的基调——冰冷和绝望。


由真实案件所改编而成——《孩子们》



1991年3月,韩国。


五个小学生结伴去村附近的山上,捉青蛙。


结果,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政府出动了约32万的警力、军力,几乎踏平全山,搜遍全国。


所发悬赏金高达4200万韩元,传单散的遍地都是。


全国上下,舆论哗然。


被朝鲜或日本劫持了,被外星人虏获了等言论也甚嚣尘上。



但最终,一无所获,五个孩子依旧毫无踪迹。


直到11年后,他们的尸体在村子附近的山上被找到。



警方声称,孩子们因迷路而冻死。


但对村民来说,这山就跟自己家庭院一样,孩子们从小玩儿到大,根本不存在迷路的可能性。



因为尸体附近存在子弹头,有人推测孩子们是被附近军队所害。


但军方极力辩驳,最终也不了了之。



此外,其他的疑点也有很多:尸体以前所未见的方式系着,部分尸体头部还存在极深的小孔。尸体以叠罗汉的形式堆积着、上面还立着石头。


所有的一切都证明,这些孩子是被人所害,尸体专门被转移到村子附近。



凶手是谁?有何目的?真相至今不得而知。


这起案件被称为“青蛙少年失踪案”,和《杀人回忆》中讲述的强奸案、《那家伙的声音》中提到的李炯浩被诱拐事件并成为韩国三大未解迷案。



影片开始,村子的大广播里,关于选举的宏伟响亮的政治宣言,响彻在这个偏僻的山村。


一个身披鲜红色斗篷的少年钟浩一路奔跑,与另外四个少年相约上山去玩。



钟浩边跑边说”不能让披风拖地,拖地的话自己就会死的“。



稍大的一个孩子把他拉过来,将披风拦腰系上,这样披风就不会拖地了。



随后,镜头切换,满脸焦急的父母们来到警察局,声称孩子失踪了。


漫不经心的警察,一会说“要赶着去选举”,一会又说“至少得过一天才能立案”,并且耐心纠正着父母们的口误,说这不应该叫“失踪”,专业术语叫“外出”。



呆若木鸡的父母们,面面相觑。



再然后,一长排警车疾驰在山间小路上,浩浩荡荡的奔赴孩子们失踪的道合山,30万警力被动员起来,展开大规模搜索。


此时,距离孩子们失踪已经过去4个月。


家长们也被请去了电视台做节目。



“不管是被诱骗到了北朝鲜,还是被拐到了日本。只要还活着,总能见到的吧,我们就是抱着这样的信念支撑到现在。”


节目制作人在一旁撇撇嘴,不耐烦的嫌家长的话不够有噱头。



五个孩子,对五个家庭来说,代表着全部。


但对媒体来说,只代表热点,代表数据,代表收视率。


对公众来说,也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隔几天就忘的热点新闻。



时间一点点过去,新闻失去了热度,孩子们开始逐渐被人们淡忘。


只有他们的父母,还在不遗余力的寻找着……


因为神婆的一句所谓“启示”,他们可以翻找整辆垃圾车。



因为村民说孩子们失足跌进了湖里,他们眼看着警方抽干整个湖。


在孩子们失踪两个多月的时候,钟浩妈妈接到了所谓”钟浩“的电话。


“喂,你好。”“妈妈。”


“是钟浩吗?”“是我。”


“你在哪儿?”……


接着就是无尽的沉默,然后挂掉。



这是孩子失踪后所收到的唯一音信,钟浩家人和亲戚都认准了这是钟浩的声音。


但线索有限,追踪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电影就以这样一种紧凑、揪心的场景直奔主题。


事实上,2个多小时的剧情,绝大部分被用在之后十几年人们寻求真相的过程中,而案发当天的情况并未做过多描述,只是间或用一些低角度的镜头拍摄孩子们在山里穿行的脚步,帮助观众逐渐拼凑还原出一些零星的碎片。


这种局部化的表现手法加重了电影所透出的寒气,告诉人们“案发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经成为一个永远无解的谜题。


就在案情陷入胶着之际,公立科学大学教授黄宇赫抛出了认知失调论的观点,并根据人类混乱行为学理论,结合案发后不久钟浩母亲便慌忙报案等可疑细节,将犯罪嫌疑指向钟浩父母。



由于钟浩妈妈在接到电话时过于淡定,他们推断孩子们遇害和钟浩家人有重大关系。


进而大胆下出结论,孩子们就埋在钟浩家。


一时间,警方、媒体跟打了兴奋剂一样,再次涌进了这个逼仄的小院。



在教授的指挥下,对钟浩家掘地三尺的方案正式实施。


但最终的结果,依旧是一无所获。



面对诬陷与栽赃,钟浩父母一直无动于衷,近乎麻木的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


而挖掘结束,人群散去之后,钟浩父母却再也忍不住。


钟浩爸爸痛哭流涕,不是因为被人诬陷,更不是因为房屋被掘。


而是因为“好像别人都已经认为,我们儿子是已经死掉了。”



就这样,又过了好多年。


钟浩爸爸患了癌症,已时日无多。


他和老友坐在路边小摊上,喝着酒。


感慨着,如果现在再见到钟浩的话,应该也长得很高了,自己应该也认不出了。



雪淅沥沥的下着,越下越大。


他直到死亡,也没有再见到孩子一面。



但他却一语成谶,家长们再见到孩子的时候,当真没有认出来。


不是因为孩子长大了,长高了,而是因为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堆四零五散的骨头。



其中一位妈妈看到骨头,自我催眠的念叨“这不是我儿子,这不是。”


另一位不敢上前直面现实的妈妈,问道“怎么样?”


她说,“这不是我儿子,这儿还出了一件校服,写着XX学校,也不是你孩子吧”



另位妈妈一听就坐到了地上。


“是我家孩子,是我家……他是从XX学校转学来的,那天穿的是这个校服。”



这位妈妈依旧强装淡定,“你这是说啥呢?这怎么能是我们孩子呢?我们活蹦乱跳出去的孩子,怎么能是一堆散乱的骨头呢?”



而之后红色披风的出土,让他们再也无法逃避,这群尸骨就是自己孩子的事实。


钟浩妈妈瘫坐在尸骨旁。


喃喃道,“这么长时间,原来你们一直躺在这门口啊,家就在前边啊。”



五具尸体,被整整齐齐的摆在停尸房。


一块块骨头,冰冷又陌生,只有旁边的鞋子、衣物在诉说着他们的身份。



房间内,哭声一片,还有人哭到晕厥被背了出去。


等了十一年,孩子们回来了,但没人知道他们死前发生了什么。



另位妈妈说,是已经去世的钟浩爸爸将他们从土里推出来的。


为了不让剩下的这些人受苦,钟浩爸爸将他们推到了地面上。



整部电影,没有让人苦大仇深的愤怒,因为愤怒也找不到对象。


没有不忍直视的黑暗,因为真相如何谁也不得而知。


只有一直萦绕在心头,毫无止境的愁绪。



结尾,钟浩的母亲看完孩子的遗骨后,含着泪对姜某哭诉:“即使是听一句,哪里有当妈妈的认不出自己孩子声音的!”



随之,道出了编造谎言希望唤起警方关注的真相。当时舆论快散了,几乎没有人愿意为这个案子出力了,他们不得已才说了谎。


这其中又透露了多少无奈和辛酸,看来,影片不仅对警方的破案能力提出了异议,更是对执法人员的不负责任进行了辛辣的讽刺,这起事件其实也是有人祸的因素在里面的。


无可指责,这是对儿很爱很爱自己孩子的父母。



所以,整部电影,悬疑不是重点,黑暗不是重点,爱才是。


只有爱,才有让大家泪流满面的权利。


这注定不会是一部让人看完之后感觉畅快淋漓的电影,但是会传达给我们一个信号,其实每一个生命都值得我们去关注、去尊重,而同时,不论我们的命运有多么不济,生活总会像钟浩背后飘扬着的红色斗篷一样,永远以某种方式继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