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揭秘:权力登巅的仕途之路,内幕让你震惊…..

精英天堂2018-04-15 16:42:04



“困难算什么!作为曾经狼牙特战大队的老大,我柳擎宇什么困难没见过,我就是要当官,当一名好官。”

7月炎夏,关山镇办公室内, 柳擎宇坐在镇长的位子上,心中思绪万千。

今天,是他军转干之后,正式上任镇长的第二天。然而,昨天到今天上午10点,镇里面没有一个人来他这里汇报工作,更没有任何文件和资料交给他。他好像被整个关山镇给遗忘了一般。

柳擎宇心中清楚,这是镇委书记石振强的小动作。在接风宴上,石振强便朝他若有若无地笑,给自己下马威……只是他想不明白石振强为什么会带头针对自己。

“石书记,一个22岁的毛头小子直接抢了我的镇长之位,这口气老子不能忍。”同时,在石振强办公室内,常务副镇长胡光远坐在石振强的对面大嚷道。

“老胡,你别小看他。他的简历我看过,绝对的天才人物!14岁便考上名校,3年时间拿下了计算机和金融管理专业学士、硕士学位,5年前被特招进入军队,今年退役,退役之时的级别不详,部队不详,转业之后直接当镇长,可想而知此人非常厉害。”

石振强对此有些忌惮,毕竟柳擎宇来历神秘,背景不凡,更重要的是对方立场不明,好比一头不明生物。不过他也谈不上怕,因为他是县长薛文龙的人,薛文龙在景林县经营数十年,势力盘根错节,新任县委书记都被薛文龙压得死死的。

有县长撑腰,他石振强谁都不惧,胡光远来这里刺探柳擎宇的底细,他自然乐意,找个马前卒试探一下柳擎宇的实力和火力。尤其是这家伙脾气倔,做事喜欢逞能,越说不行便越来劲。

果不其然,胡光远拍着胸脯道:“石书记,我老胡混官场20多年,吃过的盐比柳擎宇看过的还要多,倒要领教一下他有几斤几两。现在所有文件一律送到我这,我要让他闲得蛋疼,趁早卷铺盖滚蛋。”

镇长办公室内,柳擎宇开始研究起关山镇的情况。尽管这镇长位置只是暂时代任,却不妨碍他做实事。

关山镇共辖25个行政村,全镇共有31000多人,镇域总面积61.8平方公里。因地处山区,地势低,在镇外2公里处有座关山水库用来调节镇里的水利情况。另外关山镇交通不便,耕地也少,老百姓的日子清苦,吃肉就是奢侈之谈。

“如何脱贫致富……”柳擎宇眉头一皱。然而就在此时,他眼前忽然变暗,往窗外看去,浓厚的黑色云层遮蔽了烈日,黑沉沉的笼罩着整个关山镇上方。

他顿感不安。这两天天气闷的过分,空气湿度太大,比桑拿天还桑拿天。想起刚刚看过的关山镇外的关山水库,不由担心起来,当即就拿起电话打给燕市气象局工作的大学同学陈天杰。

“陈老弟,帮我预测一下白云省景林县关山镇最近几天的天气情况。”

陈天杰14岁考上名校,同是计算机专业,却常钻研气象,对于天气预测十分擅长,被称为气象鬼才。现年仅22岁便成为燕市气象部门的技术骨干。接到电话,当即便研究起相关的气象云图资料。

“柳老大,以我的预测来看,关山镇及整个景林县未来3天之内将会有大暴雨,但事先声明,这种概率并不是太高。你们地方气象台在预报的时候肯定会报道局部地区有短时暴雨,这是按照概率最高的情况来预报的。”

柳擎宇心中一惊。陈天杰的预

测以不走寻常路而著称,往往他认为概率很低的天气,往往会应验成真。也就是一旦整个景林县都下起了大暴雨,那么关山水库必然会出现险情,一旦溃堤,整个关山镇大部分地区将会成为一片洪泽之地,乡亲们将会损失惨重。

柳擎宇再也坐不住了,立刻给镇委书记石振强打电话:“石书记,我收到消息,关山镇很有可能连续3天大暴雨,咱们是不是开会部署一下防汛情况啊。”

“小柳,景林县的天气预报上面可不是这样说的!部署工作就不必了。我这边很忙,先挂了。”石振强随手点开景林县的天气预报,发现只是局部地区会有暴雨,而且明后天仅仅是阴天,当即冷笑回绝。

柳擎宇压住心头的怒火,这件事情关系重大,还是应该向县委领导汇报一下。电话很快接通,柳擎宇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跟薛文龙汇报了一下,薛文龙早把柳擎宇排除在自己的人马范围之外,随口应付道:“嗯,我知道了,再见。”

听到县长薛文龙是这种态度,柳擎宇的眉头紧皱。此刻,天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大,雷声轰隆隆的响彻大地,一道道赤练蛇般的闪电不时照亮黑暗的天空。柳擎宇心中充满了焦虑,大雨要是连下三天三夜,就算是再好的水库也很难坚持住。

等待县里的指示?或者等镇委书记来组织会议?眼下都不可能。危机就在眼前不能再等了!百姓的利益大于天!不能等,不能靠!必须要尽快动员群众转移重要财产并加固水库大坝。

柳擎宇打定主意,便来到常务副镇长胡光远的办公室。“小柳来了啊!有事吗?”胡光远关掉正在看的电影页面笑道,语气客气,称呼上却直接将柳擎宇降格了。

“胡镇长,你叫我柳镇长就好。”柳擎宇眉头一皱,他虽初入官场,但在军中待了多年,执行过各种艰难任务,哪里会吃这一套。

他脸色严峻,道:“胡镇长,我刚才认真研究过关山镇和关山水库的情况,关山镇地处低洼地带,一旦暴雨下个不停,整个村子路况堪忧,若是水库水位上涨漫过堤坝,关山镇顷刻间会被大水淹没,后果不堪设想。”

“柳镇长不好意思!我等下要陪石书记去调研,这事你找别人吧。”胡光远直接回绝。

柳擎宇看了此人一眼,没有办法,只能转身离开,然而,他前脚刚离开,胡光远便飞快的编辑好了一个短信并群发。

等柳擎宇去找其他的镇党委委员之时,这些人不是没有在办公室就是有了工作安排,柳擎宇只找到了镇委副书记秦睿婕。“秦书记,我过来找你商量我们关山镇的防汛工作。”

“你和石书记没有谈过吗?”秦睿婕笑着请柳擎宇一起坐下,她看起来有二十五六岁,面容精致,身材前凸后翘,波澜壮阔,美腿修长,是个尤物。

柳擎宇叹息一声,把方才的情况跟秦睿婕大致说了一遍。

秦睿婕柳眉紧锁,陷入沉思之中。她刚到任一个月,可实际上在官场混了四年,有着丰富的政治经验,眼下的局势她十分明白,思索许久,最终咬了咬牙,道:“柳镇长,我配合你!“她语气铿锵,眼中露出坚毅之色。

“秦书记,你确定吗?这次任务将会很辛苦,需要冒雨去展开各种工作……”后面的话柳擎宇没有说下去。

“柳镇长,不必多说,这次防汛工作我愿意配合你。”

柳擎宇等得就是秦睿婕这句话,有了镇委副书记的支持,可以展开很多工作,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分头行动,秦睿婕负责组织一部分人力和帐篷等防汛物资并搭建帐篷,以备应急之用。而柳擎宇则负责最为艰巨的说服老百姓们去关山水库大坝上加固堤坝。

随后,他把办公室主任洪三金喊来:“吕主任,你立刻给关山镇所有村支书或村长打电话,通知他们立刻派人到关山水库大坝上负责加固堤坝,否则关山水库很可能会发生溃坝危机。”

洪三金早就收到胡光远的短信,当即为难道:“柳镇长,现在风雨交加,而且天气预报也不是这样说的,恐怕那些村支书、村长们未必会按照您的指示办。”

柳擎宇脸色一沉:“洪三金同志,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办公室主任,站在你面前的是镇长,质疑不是你的职责。现在,请当着我的面给各个村子打电话,将我指令通知到位,随后跟我去办事。你要不愿意,后果自负。”

见柳擎宇如此强势,洪三金头冒冷汗。胡光远有石振强的支持,但柳擎宇却脾气火爆,加之身份神秘,更不可掉以轻心。权衡之下,为了自保只得硬着头皮当面打电话,一一进行通知。

“现在给我找辆车去村子,亲自动员群众做好撤离家园的准备。”电话刚打完,柳擎宇再次命令。

“你的专车现在还没有配备呢,其他镇委的车无法动用。“洪三金面露为难之色,“柳镇长,要不这样,用我的私家车。”

“好,那就辛苦洪主任了。你去准备车子和一个大喇叭。”

汽车冒雨疾驰,电闪雷鸣之中驶向离关山水库比较近的马兰村,停在了村长田老栓的家门前。

两人下车之后,推门而进。此刻,村长田老栓正坐在堂屋和几个人一起搓麻将,“哎呦,这不是洪主任吗?冒雨前来,有啥指示?”

田老栓满脸含笑,但语气中对洪三金无任何的尊敬,其他几人也是如此。

洪三金知道自己没有威信,只得尴尬咳声:“老田,这位是咱们镇新上任的柳镇长,过来问下方才指示的工作进展如何。”

“哎呀,是柳镇长!这大下雨天的,何必呢?”老田头笑道,眼底深处却藏着不屑之色,一看就是毛头小子。

柳擎宇点头示意:“田村长,我来组织村民做好撤离安置和水库大坝加固防护工作。这几天很有可能会有接连的暴雨天气,形势危急。希望你能够配合我的工作。”

田老栓脸色一沉,看向柳擎宇说道:“柳镇长,不是我不支持你的工作,而是我不敢支持你的工作。柳镇长,您初来乍到,不知道镇里领导三番五次下达过错误指令,政府几年内先后让我们种植蘑菇和苹果,可承诺的销路却没有,导致滞销,损失惨重。另外,县里的天气预报比您可信。所以,我不能接受您的指示。”

柳擎宇哪里想到,镇里竟然还做过这样的事情,质询的目光看向洪三金,洪三金满脸尴尬的苦笑着点头,证明田老栓所言不假。

柳擎宇沉默一会道:“好吧!田村长,我理解村民的苦衷,不过,我得借村里的大喇叭用一下,提个醒,让大家有心理准备。”

“这没问题。”田老栓拧开小电台。柳擎宇拿过话筒,开始讲暴雨和水库之事,并告诉村民,天王岭正在搭建帐篷,建议想要转移的村民去安置。说完,柳擎宇不再逗留,上了汽车。

“柳镇长,您别生气,这些村长村支书们都是贼骨头,没有好处很难使唤得动他们的。要不我们先回去吧?”洪三金道。

柳擎宇摇头:“做事情遇到点困难是正常的,我们去下一个村子,接着做工作,无法唤动村民,至少也要让他们知道天王岭有安置帐篷。”

接下来,柳擎宇逐个的把25个行政村全都转了一遍,等转完之后已是下午4点,连午饭都没顾上吃,柳擎宇的声音也沙哑了。最后一个村子转完,洪三金道:“柳镇长,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

柳擎宇摆摆手:“不能回去,既然现在没有人愿意响应我的号召,那么我就赤膊上阵,他们不来,我一个人负责加固大坝,我尽力而为,有多大力使多大力。”

他在镇上买了铁锨、铁镐和麻袋、雨衣等物资,直奔关山水库大坝。下车后,先巡视大坝一圈,找到其中一段堤坝比较脆弱的河段,开始打桩、搬运沙土。

大雨一直在下,雨衣也无大用,柳擎宇和洪三金的身体全都被打湿了,到后来,洪三金身体承受不住,便回车上休息去了。

夜色渐黑,大暴雨已经下了一整天,汗水、雨水混杂在柳擎宇的脸上,而大坝上的河水也在持续的上涨着。

此刻,马兰村村长田老栓坐不住了,招呼几个年轻人直往大坝奔来。很快来到了那段脆弱堤段,却发现已经打下了许多的树桩、堆积了很多麻袋,当即一愣。田老栓眉头紧皱,这才想起柳擎宇所说的那番话来。

“村长,距离警戒水位不足一米了。”有村民道,接着黑暗中有个人影走过来,数个手电筒向着声音方向照射了过去。灯光下,柳擎宇肩头上扛着一大麻袋碎沙石脚步艰难的走了过来。

“柳镇长?“惊呼声响起,所有人的目光中流露出一丝不可置信之色。柳擎宇没有说话,把麻袋放好便接着往大坝另外一侧装填沙石。

田老栓走过去拎了拎地上的麻袋,脸色大变。这一麻袋沙石重量至少有130斤,而现场却已经堆放了这么多,显然,柳擎宇恐怕已经工作很长时间了。

田老栓瞬间有些感动。他拿出手机,拨通了村支书的电话,大声道:“老孟,立刻广播,让村民做好随时撤离家园的准备,组织村里的爷们自带干粮、工具、麻袋、车辆到水库大坝上来巡逻护坝,再派人去天王岭那边看一看帐篷搭建情况。”

接下来,其他村子也接到了田老栓的电话,开始组织起来。随后田老栓带人来到柳擎宇面前:“柳镇长,你歇会!这事交给我们。”

柳擎宇摇摇头:“没事,我能行,帮我撑开麻袋,一个人装效率太低了。”

“好,我们一起来。”很快的,众人便热火朝天的干了起来。过了不久,大批马兰村的村民陆续来到大坝,现场灯光点点,人影憧憧,一派忙碌景象。而柳擎宇自始至终都坚持奋斗在第一线,此刻他的全身都是泥水。

当夜,雨越下越大,而当天晚上,市气象台则紧急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天气预报说景林县地区明天将会持续降雨。

然而,关山水库大坝上的水位距离警戒线已经不到20厘米了,而这个年轻的镇长已经在第一线奋斗了足足有5个多小时了,他连一口水都没有喝,一口饭都没有吃,还在不知疲倦的坚持着。

“柳镇长,歇一会吧。”田老栓过来说道。

“没事的,我以前当过兵,抗的住。今晚水位还要上涨。恐怕……只是我刚上任,只能为你们做这么多。”柳擎宇摆手咧嘴一笑,低头继续忙碌。

田老栓的眼睛有些红润了。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发自肺腑的话,并不依不挠实际行动着!

凌晨2点,田老栓组织村民休息,同时对柳擎宇道:“柳镇长,大家都休息了,您也休息一会,喝点水吃点干粮补充一下体力吧。”

“好。”柳擎宇也的确累坏了,肚子饿得厉害,当即从车上拿出准备好的矿泉水和火腿肠等,众人在雨中围坐在一起吃了起来。

众人这才知道,这位比大家更卖力的年轻人居然是镇长。所有人都发自真心的开始把柳擎宇当成自己人,当成大家的精神支柱和领导。

饭吃到一半,值班人员大喊道:“不好了,这边出现管涌。”

柳擎宇拔腿就跑了过去,其他人也跟着快速冲了过去。一袋袋的沙石袋在柳擎宇的亲自带领下把管涌之处围了起来,险情暂时控制住了。

柳擎宇已经累得没有一点力气,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浪头突然席卷而来,柳擎宇脚下一滑,人一下子被卷入了湍急的河水中。

众人顿时就急眼了,大声喊道:“柳镇长掉河里了,快点救人。”

然而,面对湍急的河水,却是束手无策。此刻,河水之中,柳擎宇由于身心俱疲,四肢早已经酸软无力,只能奋力的挣扎着。

村民们一路沿着大坝追逐,一边大喊:“柳镇长,你一定要坚持着啊!千万不要放弃。”

柳擎宇在浪里翻滚,意识越来越模糊,正晕沉时,却撞在一颗被狂风吹倒的大树上,剧痛让其清醒,顿时双手猛的抱住了一树杈。

在众人的协助下,柳擎宇被救起,过了足足一刻钟,才恢复正常。“柳镇长,我们先送你回镇上吧?”

“不用,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大家不要管我,快去巡视大坝!”

这是一个危机重重的夜晚,多处发生管涌和渗透,但在柳擎宇的带领下,大家齐心协力,最终守住了大坝。凌晨6点,天色黑漆。雨势小了很多,险情也暂时稳定了下来。

柳擎宇已经疲劳至极,他靠在帐篷边上吃着火腿肠,吃着吃着便睡着了。旁边,村民们看到这一幕,眼角全都湿润了,许多人从塑料袋中拿出自己的手机,给柳擎宇拍了一张照片。

上午九点,镇委书记带着其他镇委委员们来大坝视察了一圈,发表了一番讲话,还拍了不少的雨中视察的照片,20分钟后便离开了,而自始至终,石振强连柳擎宇的面都没有见到。

柳擎宇睡了3个多小时,之后和村民们一直忙碌到了后半夜1点多,可暴雨倾盆,水势一直在涨,危机重重。

“我操他妈的景林县,这帮玩意也太不是东西了!”这时,田老栓对着县里挂掉的电话大骂道,因为关山水库上游的景林水库压力太大,决定开闸放水,县里下通知做好撤离的准备,2个小时后开闸放水。

柳擎宇一听通知内容,双眼喷火道:“县里怎么能这样做?景林水库水一下来,关山水库首当其冲!大水一过,关山镇就完了。不行,我得给县里打个电话。”

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县长薛文龙的电话:“薛县长,你知不知道,景林水库一旦放水,关山水库立刻就会有溃坝和决堤的危险,到时可是洪泽遍野……”(希望大家尽快收藏这本书,以免公众号文案删除找不到阅读入口)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阅读更多精彩内容!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