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十年江湖—网上的人民币玩家们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15年前,传奇私服还不盛行,“男子为玩传奇家产散尽妻离子散”、“学生网吧60小时玩传奇猝死”等都是那时候的新闻,众玩家齐涌盛大,身为小学生的我,第一次在网游中谎称80后,结识众叔叔。

那会心法系统不健全,升级难,玩家分为几派。

打工派:做任务,答题,挖矿,跑了40多个小时的任务换来一个0-3道术徽章。

技术派:熟悉所有boss爆率,刷点,卡位技巧。

土豪派:所有活动,优惠,冲级,全部不落。一个活动不跟也许就掉了大部队。

现在想想最佩服的就是技术派,几百个boss的坐标相当于毫无规律的几百组的6元素行矩阵,烂熟于心。后来一个人玩太孤独,就叫来朋友一起玩,然后就发现第四流派——社交派。

朋友玩一周就结交了全服第一的女老大,18级的法师拎着把木剑,带着满级的女战士元神在比武场骂人,下面的人被骂急上去pk全部败北。接着恼羞成怒在野外堵他,当然被反蹲了之后爆的装备也归公会所有。

惊叹游戏还能这么玩之余,我对这个朋友是五体投地。

十年之后放假从大学回来参加同学聚会,结束后朋友开着路虎载着全班最漂亮的女同学去参加啤酒节,我打车去网吧打lol

回到十年前,《热血江湖》《天龙》《武林外传》等角色扮演网游相继出世,出现了技术流派的变种——bug派,混迹各大论坛技术帖子,玩了三四天赶上我,嘴里喊着一堆代码不理我。

站那隔了好一会,打字:“喊那个代码能无伤,走换图我带你刷老虎去。”

那会我是每周零花钱省下十块攒了小两个月才买一件披风的玩家,当然被我妈发现后是一顿毒打,咬着筷子跪在地上打屁股。

现在想想吃鸡游戏大火不乏传奇的影子:装备更新快,全图pvp

后来游戏行业暴利,出现了一个神秘组织。这个组织纪律性极强,水平极高,控制交易市场,包场野外boss,还混迹不同的公会里,经常在半夜出没——江湖人称GZS

就是工作室,市场需求在,小一两百也不是大钱,学生党,手残党,装B党找到了另外一种捷径——找代练,工作室出现和电子竞技大潮几乎是同时的。

而这些的一切都笼罩在土豪党的阴影下。

那会传奇的传奇人物叫“8l”,不认识他没关系,但他有个名言你肯定听过。

“不要用你的年薪挑战我的零花钱。”

8l”是传奇的神话,盛大为了这个人多次更改服务器数据,小20年前的2000w是一个什么概念,这还不算他自己练的小号的钱,现在页游的广告语一个人攻下沙巴克就是他的神迹。

说点身边人。

大学寝室一楼是舞蹈生,大二的时候有个插班生,在舞蹈生里格格不入,不仅身高身材不符合,整日玩游戏。在网吧遇见之后对电子竞技嗤之以鼻,说传奇才是江湖。

后来在网吧遇不见他,原来买了台二手电脑在宿舍,在一个私服里夜以继日的奋斗。为了省钱只吃馒头,日渐消瘦。一年之后遇见他,整个人非常沮丧。

我问他怎么了?

“服务器元宝抽奖涉嫌赌博,被端了。什么都没了。”

“也好,私服有啥好玩的,都是托刺激你消费的。”

“一个人的江湖你懂什么。”

“啊,别难受了,一个游戏。”

他叹了口气:“唉,我真傻啊,你知不知道我浪费了多少钱。原来一食堂二楼的汤是免费的,我盛点米饭天天吃汤泡饭多好,馒头吃多了便秘。”

我:“????”

他的背影其实挺落寞的,还记得他最早骄傲地跟我说他上篮没有不进的。

第二个。

盗墓小说什么的是早就看烂的,但2015年那会,突然被拍成了电影电视剧,然后各大页游层出不穷。

楼下网吧老板鑫哥每天小一千地充着,24小时挂机刷怪,几天就几百级了。

“鑫哥这个女号是谁啊还情侣id啊?不怕嫂子打你啊?”

“你嫂子天天打麻将没空打我,再说这女号是你华哥。”

玩了小一个月,不玩了。

“鑫哥咋不玩了?”

“没意思,最近玩这个。”

我看一下,就是传说中的网上澳门赌场,真人发牌,美女荷官的那种。

“赢多少钱了?”

“赢啥啊,输了充钱,赢了不能提现,这帮狗x客服。”

“那还玩啥?”

“没意思啊。不然干啥啊。”

“那盗墓笔记呢?

“那边挂着呢,扔了可惜。”

“啊,那华哥的号呢?”

鑫哥目不转睛盯着牌,,哎我去,再充700。”

我一直以为花几万玩游戏的都是人才,直到后来遇见一个女生,发现只是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

16年玩《天涯明月刀》,玩五分钟就看见一个潇洒的剑客,站在大佛顶上俯瞰长安山水:

天上白玉京

十二楼五城

仙人抚我顶

结发受长生

当时我这个小心脏啊,少侠心啊,激动的,哎我去,这不就是江湖吗,白衣白马仗剑天涯。边恶补古龙小说边玩游戏,中二的在游戏里找个山峰吟诗。

有一天我找到一处瀑布,是用大轻功卡bug飞到的,坐标都是负数的,我想此处要是有个沐浴的少女我肯定不做君子做流氓。

然后果然有个奶妈在这,骑着白公子。

白公子是个马,六百块,土豪标配。我想: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怎可卑躬屈膝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充钱玩游戏的都是傻逼!

我一个瞬步就飞到她面前,一个爽利的下跪,

“小生不才,叨扰至此,敢问姑娘芳名。”

sb。”

……

成了跟屁虫之后,我当然也开始在团战里冲锋陷阵,给帮派砍树什么的,像我这种低级杀手,连个暗杀令都抢不到,偶尔杀杀低级npc做做跟屁虫,也能隔几天就混到一个别人不用的金石头。

后来才发现,这个女生在公会的号召力,打群战的时候在yy里嗷嗷喊,几百人屏幕打团,侧翼偷袭,主TT远程DPS实有章法。

再后来发现不仅会指挥打团,还垄断交易市场,天赏积分兑换市场,经济排名第一。加了微信之后,我也终于明白了什么是GucciDior

过年的时候给精英群发了一万块红包,我当时悔的啊,我再玩一个月坚持到过年怎么也能抢上几百。去年看她朋友圈,给骨干一人送了一个iphoneX,我问她:

“你天天花这么多钱打游戏父母不管你啊。”

“我爸妈特别支持我玩游戏。他们说我打游戏就不会想着买游艇飞机了。”

……

前几天跟之前玩yy的好友聊天,说起一个声音特别好听的女生,为了冲级富豪榜从贷款软件贷了几十万,压力太大自杀了。

我不理解女孩有没有江湖梦,我曾在不同的阶段不同的游戏里做着咸鱼,也有更多人付出了更多的代价,也许只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或是为了拥抱那个充满尸骸的名字。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