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白色丝袜,宅男福利,别舔屛哦.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常言到,伴君如伴虎,天子的心意是最难揣摩的,就算长恭是皇上的亲侄子,又怎么知道哪天要是惹皇上生气了就被赐死。”我瘪瘪嘴,委屈的说道,应是将眼睛逼得水盈盈的,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高洋听了我的话,不由得也怔住了,若有所思的轻声说道:“朕怎么会赐死长恭呢?即使长恭真惹了朕生气,小以惩戒就是了,朕也不会赐死长恭。”

   “皇上的话可当真?”我趁热打铁追问。

   高洋又是一怔,然后哈哈大笑,“君无戏言,朕就在此答应长恭,无论长恭犯了何罪,朕都不会取长恭性命。现在你该安心的说说你对此事的看法了吧。”

   我就像得到了保命符一样,安心了不少。这样不能说我心眼多,各朝各代被皇帝一句话赐死的王公重臣不计其数,而自从高澄死后我不过是个无依无靠的孩童,成人都不过如此,何况我这个孩子呢?

   “皇上临位以来执法严格,不管皇亲国戚还是平民百姓,都同等对待,百姓都夸赞陛下是一代明君。邺城旱灾,更是下旨开国库赈灾,五湖四海谁人不赞?李长林身为皇后亲弟更应以身作则,洁身自好。现做出此等有辱皇上英明的事儿应当死罪,但念在他是皇后娘弟,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皇上应以重罚,以儆效尤。”哼,这种害死那么多命的虫,死多少次都不算便宜他,可他毕竟是皇后的亲弟,我可不想与皇后为敌。

   高洋甚是惊讶的看着我,我想他是没料到我这个十一岁的孩子能说出此番道理吧。

   用过午膳后,高洋还要接见大臣,我便离开了晋元宫,其实我早就想走,只是没借口离开,正巧有大臣觐见,我就趁机告退。

   当真是皇宫,裁改衣服的速度都比外面快好几倍。我身上已披着了高洋叫宦官拿去改的紫貂袍,旧的披风自然也是要带回去的。

   穿过宫门经过院墙时在拱门遇到了高湛。高洋等位后他就从长广郡进爵为长广王。像这样没有别人就我们两人相遇还是第一次。每次遇见都是众人一起,相互打个招呼,然后匆匆离去。当然,每次都是我打招呼,谁叫我现在是人家晚辈,而他也总是冷冷的应一声,没别的话。

   见他迎面走来,我不自觉的放慢脚步,缓缓迎上前,离他不足一米时停下来,宛然一笑,嘴里冒出白色的热气,甜甜的唤了声:“九叔叔安好!”

   高湛冷冷的眼神里好像没了以前的凛冽,似乎温和了些,我想可能是因为寒冬的关系掩去了些他身上散发的寒气吧。

   他琥珀色的眼眸静静的停留在我脸上一小会儿就往下看,当他眼神停在我身上时,我明显的感到他本就冰冷的眼神更是像冰锥一样刺穿我的身体。我心一惊,不知道为什么会感到心里一阵疼。慌忙迈开脚步,赶紧想离开,脚下却踩滑,身体前倾,扑在高湛的怀里,脸贴在他胸口,近得可以听到他急而乱的心跳。我本想道歉,没想倒被他很快的推开,身体往后倒,心一急就伸手抓住他推开我的手。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