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宝黛情据(下)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点击蓝字,轻松关注

宝黛情据(下)


诗曰: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


   宝黛之情初次以直笔写出,应是二十回“林黛玉俏语谑娇音”。宝黛二人因一语不合不欢而散,没两盏茶功夫,宝玉仍来,皆宝玉心中有黛玉,故放心不下。黛玉道:“我为的是我的心。”宝玉亦道:“我也为的是我的心。难道你就知你的心,不知我的心不成?”此二句似有不通,须自揣为宝、黛之流方能洞解。此句才住,黛玉即以宝玉脱披风为由轻轻揭去,真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一语仍归儿女本传,却是情完未完。另有三十二回“诉衷情情迷活宝玉”,宝黛之儿女情态,至此极也。

   情之一字,虽历劫三生,终不能解,纵黛玉之灵窍,亦难免为其所误。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妹逢五鬼”中,宝玉中邪,黛玉先不知,又因熙凤之戏语,故先念一声“阿弥陀佛”;后宝玉邪祛,黛玉又不自禁念佛。此两念,皆是有心出无心之口也,前者为掩心思,后者则是后怕之致。又有四十五回“风雨夕闷制风雨词”,宝玉雨中披簑来探,黛玉先笑:“哪里来的渔翁?”后宝玉欲送雨具给黛玉,黛玉又笑道:“......戴上那个,成了画上画的和戏上扮的渔婆了。”果真极妙之文,使黛玉自己忘情而直说出夫妻来,却又云画的扮的。厚地高天,堪叹古今情不尽;痴男怨女,可怜风月债难酬。黛玉本为绛珠仙草,是来人间还泪,则宝黛之情,泪之一物便不可少。细思之下,黛玉何以名为“绛珠”?绛珠者,岂非“血泪”乎?

五十四回

金兰契互剖金兰语,风雨夕闷制风雨词

   “大观园试才题对额”一回中,宝玉大观园显才,众小厮抢去宝玉身上所佩之物做彩头,黛玉误以为宝玉将自己所赠荷包也丢了,怒而剪另一香袋儿,又泪流滚滚,此非惜一香袋,盖彼惜情是也。怒之极,正是情之极。此节亦可与“潇湘馆春困发幽情”(二十六回)相较而看,宝玉赞紫鹃之时随口言《西厢》之戏文,惹黛玉怒而落泪,非是黛玉器小,实宝玉所言为张生调戏红娘之语,黛玉又是自矜身份,如何能受如此不堪之言?宝玉虽是真正无意忘情,才脱口失言,然此语终是太过分了些,换我也要恼,况颦卿乎?

   宝玉情不情,黛玉情情。黛玉一生是聪明所误,宝玉是多事所误,终二人难在一处,是可悲也。欠泪的,泪已尽,无可奈何。纵情深似海,终难逃红尘牵绊,叹叹!黛玉判词曰:玉带林中挂。玉带何以挂林中?是物不得其宿也,又一大叹!


    (参考资料: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封笔窗

欢迎关注封笔窗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