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不能归来的无名英雄下部252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天太黑,还没有发现,不过我已经看到一些现钞的灰烬,估计里面钞票的数量不少,可为什么要引爆了呢?莫非保险柜里,有什么特殊的东西不想让我们发现?”

“有这种可能,另外要搜集所有的物证,包括爆炸后的保险柜碎片,回去要专门进行研究。”

“是,少校!”崔忠浩说完就下了医疗车,并对卡尔和布鲁克中尉等人传达了林少校的命令,大家认为封锁现象至关重要,所以都各自带人重新就位,不久就开始清场。

两个小时后,在前线闻讯的安德斯准将给CIC釜山总部发来紧急电报,询问林少校的伤势情况,电文很简短,要求医务单位立即汇报林少校的伤情,并对奥尼克等人的牺牲表示沉痛哀悼,另外叮嘱崔忠浩和卡尔等人,要求他们各行其责,在目前美军即将对三八线展开大规模战斗的关键时刻,要保持高度警惕,维护好大后方釜山的平安形势,另外命令CIC各部门负责人要听从林少校安排,保护好现场,抓住隐藏的敌人。

林湘的腿部做完了缝合手术,包扎好伤口即给安德斯准将亲自口授电文,表示她将不惜一切代价,挖出暗藏在釜山地区的红色间谍网,同时请求处分。安德斯当即回电,对林少校关键时刻处置得当表示赞扬,不但不会处分,日后还会对林少校在这场可能会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敌特分子阴谋事件中的特殊表现进行嘉奖,但安德斯也要求务必彻底干净地肃清釜山地区红色间谍网,要以此为契机找到突破口。

一个令大家高兴的事情接踵而至,那位引爆了无线电炸弹的女会计孙度妍没有被炸死,她还活着,但伤势很严重,挖出之后立即被送到釜山陆军医院特别病房。林湘在午夜来临前得到了这个消息,立即命令CIC所有特工严密保护医院病房,任何闲杂人等全部不允许靠近。

明媚的曙光照耀在釜山陆军医院挪威医疗小组的病房内,春天湿润的海风从摆着花草的阳台刮进来,短暂的舒适和温暖让林湘渐渐从噩梦中醒来。她仅仅睡了六个小时,但这已经是她近几个月来最深沉的一次睡眠了,但随苏醒伴随而来的就是身体剧烈的伤痛,虽然没有确诊有骨折的迹象,不过身体的挫伤很多,若非爆炸发生时卢金奎的那扇铁门遮挡,林湘此刻已经不在人世了。她睁开眼睛,一缕晨曦照耀在脸庞上,投射在眼底视网膜的是一组斑斓而灿烂的彩虹,她不想睁开眼睛,因为失意和悔恨马上会在清醒之后交织在心房,尽管她会装出那么的坚强,但毕竟是女人,她的内心也是非常脆弱的,尤其是在遭遇了一次伟大的诀别之后,她更加觉得自己比孙度妍渺小了。

 

一种无以名状的伤痛涌上心头,感觉如一把尖刀不断地在心口划过,反而腿上的外伤却没有了疼痛,心灵的痛苦更让她产生无名的难过。她的脑海逐渐回荡起那句哈利中尉临死前的呼喊:“我爱你……”

林湘甚至那时候的哈利已经预感到末日来临,预感到他将和这个女人以及所有的军警同归于尽。但他并没有歇斯底里地绝望,而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发出了骨子里隐藏的至深的情感的呼唤,林湘相信,即使当时他没被捆绑在保险柜上,也不会逃生。

那么,为什么要将他捆在保险柜上呢?林湘现在反而无法解释这个当时做出的奇怪的决定。其实她看到那几根三叉星的金属线,就已经感觉到是天线,她当时犹豫不决,因为只有苏联特工系统才可能有那种高科技的东西,暂时延缓打开保险柜,是林湘当时唯一能做的事,她真的害怕卢金奎间谍网就是这次霍夫曼事件主角,还没有来得及隐蔽的北朝鲜人民军在釜山最大的谍报组织,如果是这样,那将是中朝联军情报系统的悲剧。林湘从未产生过这种自责,可现在也许已经成为既定事实,即便她不想破获它,希望能出现个奇迹,但似乎一切都已无法挽回,爆炸发生后,整个第八集团军都会震惊,遑论是CIC的军情特工在釜山大后方被炸了。哈利的死和奥尼克他们的殉职让林湘的心十分内疚,一切都来的那么突然,一切又都无法挽回。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人的死也是她指挥不当造成的,生命都可贵,在林湘的眼里,除了那个消失的托德上尉,还没有一个部下和同事让她恨到诅咒对方去死。

 

林湘是红色谍报员,她的使命不是针对这些有血有肉的无辜的生命,,因此林湘从未因为自己从敌人那里搞到情报而在战场上杀死更多的军人而负疚,可她却不能不为身边活生生的生命逝去而无动于衷。

 

斗争与保护,一直是潜伏谍报人员最为头疼的心里鏖战,林湘纵然可以让自己成为红色魔鬼,可对祖国人民的忠诚和对战争盟友与一衣带水的朝鲜人民身后的感情,也不允许她凡事都做绝,可现在看,她已经做绝了,如果不是她敏锐地和孙度妍进行斗争,他们或许能够将最重要的东西安全转移或者毁掉。

潜伏本身就是矛盾的行为,林湘虽然明白自身的价值比什么都重要,但是,当她用自己卓越的大脑与红色特工进行谍战较量的同时,。林湘深知,如果不对孙度妍和哈利中尉穷追,对方就不会铤而走险、孤注一掷,可那是她的工作风格啊,她不能落下任何把柄,毕竟那么多的眼睛在看着她,她绝不能在间谍嫌疑人面前表现出不应有的疏忽,那同样是灾难。

 

潜伏就是一条沉船,潜伏者的使命就是用扭曲的智慧和狡猾的阴谋怂恿这艘船的船长在共同看到航标灯前一刻坚挺地冲向暗礁,最终他也必须陪葬海底,虽然可能幸运地受到保护而侥幸活下来,被岁月拉到万向飘零的救生艇上,可他永远都无法承受在沉船时、明知走向死亡的船长将最后一件救生衣扔给了他。

 

一切都在进行当中,当林湘第二次换药并被打上点滴消炎躺在病房里,卡尔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考尔博士和哈根上尉。大家见少校醒了,全都笔直地站在屋子中间,首先给少校敬军礼,在林湘和蔼的微笑并用手势招呼坐下时,卡尔打开了手里拎着的一个旅行箱,考尔从里面首先拿出一把钢笔,卡尔则拿出一个女士编织的钱包。这两样东西林湘都认识,一个是孙度妍射击时使用的钢笔手枪,另外一个就是卡尔从日本带回来的中野梨香的手袋。

“少校,奥尼克少尉他们被击中的子弹,就是从这把手枪里发出去的。”考尔戴上眼镜,摘下帽子,露出他那标志性的秃顶。“做的可真够精致的,您猜怎么,居然是美国中情局1948年开始配备给一线特工的钢笔手枪!”考尔博士戴着薄橡胶手套,然后将手枪演示一下,里面还有一发子弹。林湘注意到,这把手枪和当初给李真娴的那一把十分相似,只是这一把稍微陈旧了些,做工没那么精美,但看起来更像一支钢笔。

“特殊子弹,为了追求杀伤效果,子弹是小平头,尖端涂了毒药。”卡尔补充说。


“是我们特工用的?”林湘疑问地吸了一口气,“查出制造批号了吗?”

“查到了,”卡尔继续说,“当时是康涅狄格州西哈特福德的柯尔特公司第三分公司承包的秘密合同,总共制造出二百三十把钢笔手枪,这把手枪是第一批,一共七十一把,这个枪的枪号NDS9801,根据国内发回的档案记载,,但欧洲反应不佳,因为派克钢笔在那里受欢迎的程度远不如亚洲,其余的110把全部给了远东情报系统,文件记载,威洛比将军当时认为军事情报人员一般用不到这种玩具,都赏给了中情局OSO,也就是说,,但根据粗略分析,枪号98系列的佩带者基本都殉职了……人都死了,我们无从仔细调查。”

“真是奇妙的手枪。”林湘听了之后皱着眉头,“难怪有人说,,但柯尔特使他们平等。”林湘引用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美国人对柯尔特武器制造公司总裁兼总设计师的评价,其中不乏讽刺。“如今让我们的敌人拿去平等了。”

“是啊,第一批钢笔手枪流失严重,根据我们调查,第一批拥有枪号为98系列的中情局特工基本都不复存在,要么在执行任务中殉职或失踪,要么就死于车祸等非命。”卡尔耸了耸肩说。“但这把手枪出现也似乎告诉我们,手枪的主人可能最初就是哈利中尉,这个人是军需顾问,和形形色色的货物、武器和粮食等走私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孙度妍作为一个韩国女人,纵然是间谍也不见得拥有美国这么机密的手枪。”

“你说的对,卡尔中尉。”林湘赞许地点点头。“中野梨香的手袋给我看看。”

“是,少校。”卡尔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个包交给林少校。“这是我当初跟您描绘过图案,您看,像不像一个女人穿着雨衣还戴着雨帽?”林湘仔细端详这个二十厘米大小的刺绣在帆布上的漂亮手包,这是她第二次见到,由于第一次是在前田秋子被杀现场时见到的散乱在众多物品中的手袋,没仔细看,不过这一次当她半躺在病床上有充裕的时间分析想象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个手袋不仅做工精美,而且还很有讲究。刺绣的形象很生动简约,一个看似时髦的女人戴着大檐草帽,脸部空白,身材绰约,两只手张开展示出一个简化的红色雨衣,由于很传神,老远端详就能看出这是一个在细雨中行走并摆弄姿态的女郎。

“红雨衣、黑帽子、白脸、绿色围巾,还有左手黄色的指环……”林湘陡然想到了这是用五彩线刺绣上去的。五彩线,她的心中顿时疑窦丛生,瞬间就想到了当年在重庆时期接触过的来自藏族康区的针织品!

林湘想到了中国传统五色线也叫五彩线的渊源,首先是佛教及道教中常用的开运宝物。在佛教的说法,五色线的绿、红、黄、白、黑, 象徵如来佛的五种法门:信、进、念、定、慧;  而传统道教的说法,五色则分别代表:木、火、土、金、水五行,以及东、西、南、北、中五方。五色线除了可以开运保平安之外,同时也有“常逢善友、资具财食常得丰足、意欲所求皆悉称逐”等十五种好处。民间习俗上,五色线也可以带来好人缘、好姻缘,未婚女性可以选择在有月光的晚上,对著月亮诚心的祈求带来好姻缘,然后将五色线戴在手上,可以增进好姻缘。

还有一种中国文化,就是端午节少女们戴的五彩线。也叫五彩长命缕。端午节最初是给女孩子过的节日,是中国的女儿节。系五彩长命缕,这是宋代就有的古老习俗。用红绿黄白黑色粗丝线搓成彩色线绳,系在女孩子的手臂、颈项上,叫长命缕、续命缕。取五色丝线拧成一般,系于小孩手臂上,自五月五日系起,一直至七月七日佑护孩子的“七娘妈”生日,才解下来连同金楮焚烧。

可林湘还是倾向于这个手袋的寓意在前一种。她没有将五彩线的来历对大家说明,一则体力不支,另外她也不可能将心里所想原封不动告诉部下。

“这或许是一种针线接头暗号,持有五彩线编织的手袋的人是某组织成员,然后根据某些特征判断出级别,这样看来,中野梨香上次见斯波斯基还有我们不知情的任务。”林湘无奈地摇摇头。“可事情过去有一阵子了,再翻出来也无益,但这次李德武尸体旁边发现的T形凹痕让我想到了这个手袋。”

她环视大家命令说:“先生们,今后大家要严密注意有这种色彩丝线的针织品出现,凡是看到有类似手袋或者编织物的人,一律进行跟踪,并对我报告。”

众人都点头,虽然不明白林少校到底想做什么,但作为情报系统的下级军官,上司有指向性的命令已经很难得了。

“伙计们,旅行袋里还有什么?”
林湘探寻地问。众人相互看看,卡尔说:“您受伤了,本不想让您看,都是现场找到的零碎。”

“哦,都摆出来,让我看看,受点皮肉伤不碍事,为了给奥尼克少尉和老朴报仇,我希望大家和我忘记悲伤和暂时的困难,准将也期待我们早日找到敌人的地下网络。”

卡尔无奈,将旅行袋打开,然后和大家一件一件拿出来,摆在屋内的地板上。卡尔分别做了介绍。

“少校,这是爆炸后找到的保险柜密码盘,已经变形了。”

林湘点点头。卡尔继续说:“这是还原的爆炸装置,虽然只有这么点零碎,但基本可以判断采用的是无线引爆器,这种东西非常先进,通过无线电引发截收电路短路,从而由电池引发明火,再通过电雷管引爆,炸药是黑索金,大约有零点五公斤,威力巨大。”考尔补充说,“我们处理人为炸弹的经验不少,但使用黑索金的不多,这种军用高能炸药(三亚甲基三硝胺,缩写RDX)密度为1.816每立方厘米。是TNT当量的1.58倍,起爆容易,综合性极佳。我想这是敌人精心准备的炸弹,很早就在这个保险柜里。”

“考尔博士,您给了我一个启发,”林湘接着说,“现在我弄明白了,所谓的孙度妍与两个上司的奸情,可能是虚假的障眼法,他们每天夜里见面直接原因不只是男欢女爱,可能是一种情爱幌子下的间谍行为,另外,他们的工作之一就是看守这个保险柜,既然能安放如此精密的无线电起爆控制的炸药,就一定有最重要的东西隐藏在里面。”林湘不甘心地对大家说,“先生们,大家都精神点,一定能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只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看到。”

“您说的对,少校,可惜爆炸毁了一切。”布鲁克中尉说,“白天我们再仔细寻找一下,希望能有更多发现。”

“对,这是一个思路,不要受到李德武那具尸体影响,哦,对了,尸首都没了吧?”

“都化成灰了,少校。”哈根上尉回答。

“可惜这个魔鬼临走还带上了我两个情同手足的兄弟。”林湘难过地叹了口气,“恶魔与圣人都有兽性的一面,只是他们之间最大的差别是,圣人会让所有的人吃掉一个野兽,而魔鬼会让一个野兽吃掉所有的人……”

林湘不知从脑海的什么地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众人觉得很有哲理,都敬佩地聆听。

林湘让大家去工作了,“别陪着我,先生们,上午要仔细搜查现场,听说今天可能有小雨,千万别让天气破坏了,另外布鲁克中尉,奥尼克少尉和老朴殉职的后事你帮我料理吧……等龚少校回来了,我们一起为他和日本、香港殉职的那些弟兄举行一次葬礼。”

“请放心吧,少校,奥尼克是我的部下,我会尽心尽力处理!”布鲁克也黯然伤感,奥尼克和老朴是他最得力的手下,如今不幸遇难心里十分难受。布鲁克和卡尔他们默默地走了,临走前,卡尔想将那堆物证拿走,但被林湘制止。“先留这儿,我没事再看看。”

“您多保重!”卡尔和考尔博士他们都礼貌地退出,留下林湘一个人在病房发呆。

望着这一大堆的破烂东西,林湘的脑海深处首先浮现的是那些活生生的人,不管是生龙活虎的奥尼克少尉,还是拘谨的长着两颗龅牙的老朴,还是在这次爆炸中殉情的哈利中尉,都如浮光掠影一般,在眼前轻轻地走过……奥尼克的死是让林湘最伤心的,这个标准的美国军人特工一身是胆,在东京谍战的时候他极力保护自己,处处都冲在前头,其作用远远大于他的长官一本正经的布鲁克中尉。林湘叹了口气,目光再次凝固在那堆夺去了这位兄弟生命的爆炸碎片上,发现其中有两个破片还带有血迹。也许正因为有血迹,破片的附着物比那些光闪闪或乌黑的钢铁碎片更让人看着揪心。不过,林湘渐渐发现,那附着物其实是一段人的软体组织,可能是一小截小肠……无疑那是哈利中尉的遗体中的小部分,由于匆忙考尔并没有弄干净就直接拿给了自己看。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