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清明时节,追忆坡仙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黄州一梦已三年,

身似孤鸿春尚寒。

明月随心听水过,

清风伴酒倚山眠。

漂泊半世忘荣辱,

潇洒一生觅超然。

腹有诗书荡浩气,

风流千古一坡仙。

                       ——题记





1080年正月初一,这一天,在漫天的风雪中,被关押了130天的苏东坡,踏上了被贬黄州的路途。经历了“乌台诗案”,已是一身血迹、遍体鳞伤的东坡,领教了朝廷的黑暗。这一年,东坡44岁。

 

黄州虽遥远,却是慷慨收留东坡的地方,给了东坡喘息的机会,让他慢慢适应眼前的迷惘。作为贬官的东坡,没有薪水和收入,一家人生活拮据。一位曾靠一篇文章考取全国第二的官员,被皇帝和世人所称颂的大学者,如今看着定慧院挂着缺月的梧桐树,望着梁上每天定量的一串铜钱,东坡一定思索自己为何沦落到这般境地。

 

落魄之时,依然不离不弃,是最真的朋友。幸运的是,东坡就有一个这样的朋友,东坡的头号粉丝——马梦得。马梦得千里迢迢来到黄州与东坡同甘共苦。他向官府为东坡争取了一小块地,交给东坡无偿耕种以维持生计。由于这块地位于城东,苏东坡就为之取名为“东坡”,他自己就自称为“东坡居士”。

 

在黄州,东坡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整天乐呵呵地与当地农民谈天说地。如此豁达的人生,恐怕古今中外也没有几位。中华上下五千年,达官贵人不计其数,但富贵荣华过后终成黄土。但一位落魄了半辈子的文人,以他的人格魅力,感染了一代又一代后人。提到“东坡”这个名字,不由地心生温暖。不仅仅因为他是旷古奇才,更因为他对人生,特别是对苦难的哲思与超然,更因为他尽管被命运一次又一次捉弄,但内心始终保有一份赤子之心和温存真挚的情愫。



定风波


文/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词。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黄州几年,由于生存环境的艰辛,东坡文风也发生了转变。假如没有“乌台诗案”的劫数,东坡也许会顺风顺水,心境也会大大不同。不经历痛苦与艰辛,他或许也不会知道“也无风雨也无晴”这样大策大悟的喜悦。正是有了“乌台诗案”和黄州几年的自我调整与突围超越,才促成东坡文学最璀璨的一段时期,也才有了后面伟大的艺术成就。这也许是命运的另外一种补偿。世事沧桑,星移斗转,草木变化,人情冷暖都被收在东坡的生命里,伴着他的诗词歌赋书画美食和不朽的人格,流芳百世。自从有了东坡,世人才知道,原来悲苦的人生,在山高水长之间,也会寥廓而邃远;原来渺小的生命,在清风明月之下,也会自由而永恒……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清明时节,欣赏东坡的《寒食帖》,纪念坡仙。



《寒食帖》又名《黄州寒食诗帖》或《黄州寒食帖》。苏轼撰诗并书,被誉为“天下第三行书”,横119.5厘米,纵34.2厘米,行书十七行,129字,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