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在那个被强奸、抢劫、杀害下岗女工的时代里】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我以此作《在那个被强奸、抢劫、杀害下岗女工的时代里》谨献给那些下岗的兄弟姐妹或人类所有失业者

我要感动的上帝是伟大的人民!

我要感谢的导师是人类伟大的作家!

我要说要写的不仅仅是自己而是受苦受难的兄弟姐妹!



在那个被强奸、抢劫、杀害下岗女工的时代里


她是一个被羞辱被强奸被抢劫被杀害抛尸荒郊野外的女人 

——题记 

这里,我要讲给你听的是,发生在“新世纪”之初比日本著名作家芥川龙之介小说《罗生门》中的仆役盗贼还冷酷残忍、丧失人性的故事。 

西府市北郊,一条南北大街的尽头偌大的菜市场发生了一起世人罕见的强奸、抢劫、“杀人”凶案。 

菜市场在该市南北大街的尽头西向的一条巷子里。巷子的北背是几栋破旧的厂房,再往后是全市烧灭死人的火葬场:西向山坡上是三百来米高的一座“王家山庄石眼山”,其凶相狰狞恐怖。“他”居高临下,怒睁双目,一如既往地瞪着这个城市;南去是圆嘴山凸出的“阳高山”乱人坟地。那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直把死人的坟堆延伸下来到菜市场的边上——东下巷口一出去是宽阔的南北大街,横过大街东面是几间破烂不堪的平房。房后坎下是一条不大不小的河流,肮脏不堪、垃圾成堆的河流对岸是高大“形”似“龙”状的“卧龙山”。 

这个菜市场的面积约百十来亩,位于低洼、潮湿,稀沥嘌沓鬼见了都发愁的荒郊野外滩地。 

“瞎渣”胡铁胆一整天没偷着也没抢到什么东西。火车站“碰瓷”又遇上个掏出工作证带有国徽的外地**。为生计惶惑不安,只好进网吧再作打算。在那个虚拟的世界里逛荡到天黑,实在是饥饿难忍,他从红蚂蚁网吧出来,骑着一辆早先偷来的破山地自行车,百无聊奈、漫不经心地游逛到这个地方,停住“嘎嘎”直响的自行车,想:在这个空旷无人的雨夜里是否能碰上个过路的抢点什么?诸如,随便可以低价卖掉的:当然;如果是钱那就最好不过了。那双茫然、失落,老爹花钱让他上技校——买工作,可又下岗的懊恼心情,却有着狡诈、凶狠的贼眼在慢慢地旋转:“哼,路过这里的歌舞厅打工妹,她们身上不但有小费,可能还有轻轻松松卖淫得来的,很多钱!”他从茫然、失落、仇富仇官仇视这个社会的坏心境里走出来,似乎看到一线“光明”,忽然之间要抢要杀、要拼要活的“侥幸”心顿起。 

从这个菜市场开始往里头走,一路空气污浊难闻,尤其是三伏天,其臭味一直到市中心——刺鼻的臭。菜市场里头那条东西走向的水泥路的北边,是一个一个排列整齐的水泥“柜台”。柜台上面搭有水泥瓦挡雨棚。瞎渣就在下面“蛰伏”避雨。这些水泥柜台是卖青菜、豆角、西红柿茄子辣子黄瓜等等蔬菜的,再往里是卖豆腐、调和面什么的:对面南边是稍微开阔的地方——卖鸡卖鸭卖鱼卖猪肉的;再往后到圆嘴山凸出的“阳高山”下坟堆处那块大坪里是卖猫卖狗卖牛的。

白天,这里人声鼎沸:热闹异常;晚上,天差黑这里已是无人无息的光景。可这却是一条通往“王”家山庄的必经之路,那里头从平地到坡上一对大石眼山下有很多农民盖起的两层小楼,出租给跟前相邻有着上万人机械厂的“无房户”,其中也有一些个进城贩菜的。

这条横穿菜市场的水泥路大概有七八米宽,若有若无的路灯暗黄惨淡。不过,瞎渣能看清楚一只老鼠从水泥柜台后面的暗处突然窜出飞向乱人坟地的瞬间,也清晰可见从雨地里爬进雨棚下的那只癞蛤蟆。当那只癞蛤蟆脊背上刺梨蚂茬的黑疱令他十分恶心时,就猛地飞起一脚把它踢到雨地里远远的地方。然而,没过多时它又跳到他的身旁,而且发出“嘎嘎咯咯”的仇叫声。瞎渣本来就是个混物,他哪里容得下它的反扑喊叫,瞎渣是练过功夫有两下子掰破砖头捏碎瓦的货,他顺手搬下水泥柜台上的一块砖头,砸向这厮。“咆”地一声,它身上溅出一片白琳琳的毒水,趴死在水潭里一动不动了。

灰色的水泥柜台上,放着用破砖烂瓦压住的一条一条黑白难辨的“蛇皮”袋子。这是郊区农民或者进城外来的菜贩子表明此处是我的“领地”。

“今晚能来个漂亮的姐姐娃吗?”瞎渣打死那只癞蛤蟆之后心情好多了。他就这么凭着干坏事而每次产生的快感,继而又滋生出恶贯满盈的邪念:食欲和性欲在他的脑海体内一浪高过一浪象洪水猛兽不断袭来;又一阵一阵地冲击着他肮脏的灵魂。瞎,本意是看不见。在这里方言读“ha”,意思是“坏”,这娃坏得像渣一样。小时候在家属院放大人自行车轮胎气,再大点就火燃人家“一部分先富起来”的摩托车。这是因为他爸那个老瞎渣看存放自行车、摩托车的大棚,别人放在外面他们少收费了,故意放气烧车:前不久,王大款的“宝马”小轿车让这个坏怂瞎种给划了个一塌糊涂;王大款非常气愤,但盖了十几栋高层的人物,是有“大气度”的。市中心先盖起三十三层两栋楼,独立一院,?门卫三叔看着侄子价值百万的豪车“黑马”竟然被划成一道一道白历历的伤痕,心痛万分:“不知是谁,这么大胆!”功夫不负有心人,时隔几日,居然深夜又来划车,被他逮了个正着。。



“胡师傅的儿子,铁蛋?”王大款不冷不热地说着。“你划一回就行了,我刚花了一万多修好你怎么又来划?”

瞎渣坐在门卫室的黑色沙发上,扭头看着地面,一声不吭:反正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看你能把我咋地!

警车来了,但从警车里下来的不仅有**,还有瞎渣他爸——那个出了名的老瞎渣。**倒还没说什么,老瞎渣一下车上去就对着他那个碎瞎渣儿拳打脚踢:“妈来个屄,你给老子把人丢尽了!”

**挡住了他的野蛮、“粗暴”行径,说,“你这样就能把儿子教育好了?”

王大款,三十来岁。他一头整齐、刷子一般的黑发,一对睿智的眼睛:看到这“景象”;就知道“内情”。反正:你把我也不能怎么着了;他老子有熟人在**局里。所以,他漫不经心,听起来十分蔑视——让人觉得有钱人非常傲慢地语气说,“胡师傅,算了吧?孩子嘛!”

**问:“刚才谁报的警?”

三叔门卫回答:“我。”

这时,王大款已经不见了踪影。

**笑曰:“有钱人就是牛!”

这真是“韩信惯儿”、纵子成凶的时代。

胡铁胆一生下他妈爱不释手,成天到晚发着伴有激动音调时不时地叫唤:“逑蛋,你是妈的逑逑蛋儿啊!”那好像是她如同发生性关系时摸着一个偌大的令女人陶醉、呻吟万般快感生殖器。他爸则笑眯眯地叫着,“黑蛋,你就是爸的黑逑蛋儿啦!”他下岗前是厂里小偷小摸人人皆知的老贼。工厂倒闭、全体下岗,他死皮赖脸地去厂**科要看家属院的大门,承包存放自行车、摩托车大棚的活儿。常言道,有其父必有子。父亲是个死皮赖脸的老东西,儿子混成了好逸恶劳的一个城市土匪。

这时,已是晚上八九点钟了。王家山庄一对石眼山背后雷鸣闪电,雨未见小,反而瓢泼海天而降,棚下凹凸不平的路面上,海河横流、大浪滚滚。瞎渣脱下黑衣短袖:他的前胸后背裸露出清晰可见的黑刺龙;两只胳膊上也有两条张牙舞爪的黑龙。这是他花钱自己弄的,西府市最大的黑社会集团刘黑子是不要他这个懒如猪狗、笨似蠢驴的家伙:他立意刺龙纹胸是冒充黑社会;吓唬老百姓的。

街口,茫茫的雨雾里一个女人跳入他的眼帘。

“瞎渣”蹲下身子在水泥柜台背后的暗处,注意地观察那个女人跑进菜市场的一举一动:她先是进了菜棚子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然后环顾四周;脱下上衣拧了拧被雨水淋湿的白短袖衬衣,利落地提着衣领抖了抖展,又穿在身上:她蹲了一下,又站起来脱下腿上的黑裙子拧了拧干穿上。她的动作非常地快,瞎渣还没来得急看清她是否戴着乳罩、穿了女人遮住下身的“三角”裤衩,总而言之,就远远地一个女人脱光的**,已是这个瞎渣瞎的出奇年龄尚只有二十二岁的瞎怂坏种垂涎三尺、淫心涌动、周身打颤。他看着那个女人穿好衣服蹲下去,在东头水泥柜台下拣些啥东西,恰好她的背对着这边。在“啪啪”地雨声打在头顶水泥瓦的混沌声中,瞎渣战战兢兢地从水泥柜台的后面、靠墙的黑暗里往那边一点一点地蹭过去。

“咔啪!”一声雷响,女人打了一个扑愣。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在这夜雨哗哗、深邃极度诡秘的时刻,瞎渣像一条巨蟒向她丝丝靠近。这一刻,他差不多已经到这个女人身背后那节水泥柜台。可,女人全然不知。她正在借着暗黄色的路灯光亮,从一堆烂菜叶子里寻找能吃的青菜梆子,一根一根地捋好,放在眼前干净点儿的砖地上。瞎渣猫起腰,稍见那女人后背上衣与黑裙之间露出的一大块光亮亮白栩栩的肉体,心里像无数只野兔在奔跑,又似觉一只猴子在抓心挠肺。心想,她能拣吃菜叶子肯定是和他爸、他一样的人——“下岗职工”?正当他人性中怜悯之情复苏时,那女人似乎警觉地回头往西南角乱人坟地里看了一眼,也许她听到了坟地里的什么动静。“哼,到手的鸭子,要是飞了不是太可惜吗?”瞎渣心里虽然矛盾了点,但是人品的低下卑劣,罪恶还是慢慢地占了上风。这一回他看清了这个三十多岁女人的脸:黑是黑了点,但还算是漂亮;她的脸要是像她身上的肉一样白该多好。瞎渣想来他好像从未见着这个女人,却又觉得“似曾相识”。他想:到底在哪儿见过?也许是机械厂的吧。瓢泼大雨声中隐约传来火车开过渭河大桥的轰隆轰隆声和爬上秦岭的“呜——”地长鸣。不大一会儿,他想起来了:这个黑女人就是在火车站他们合伙换掉假钱 卖磁卡“ic”的女人;她身上肯定有钱!



“嗨!”瞎渣突然出现在这个女人的面前,眼里充满淫邪恶意的嘲笑:“干嘛呢?”

女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她面对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凶物张着嘴巴,长时间地说不出一句话来。

瞎渣嬉皮笑脸地在女人的脸上摸了一把:“看把你吓得——嘿嘿,我能把你怎么样?”他收起手用大拇指碰了碰他凸起、肌肉异常发达胸部坚硬的肉块上的“黑龙”,充满淫欲的嘴脸逼近这个女人。“下岗职工嘛,拣菜叶子吃:我能把你怎么样;我又能把你怎么样啊!”他百般地调戏、嘲弄甚至挖苦,毫无廉耻**地狂笑:“哈哈哈......”

隙间,女人刚一扭身想逃。瞎渣饿虎扑食一般冲上去:左手一下子从他的身后就勾住她的脖子。命急的女人,爆发她全身力气,用她的脚踢瞎渣的腿脚,用手胡乱抓他的脸、脖子、手、胳膊;终于,她还是体力不支,被这个如狼似虎的土匪、流氓恶棍死死地卡住脖子,只听“嘶”地一声,从背后撕破短袖衬衣。顿时,女人的上半身裸露无遗。这个流氓坏怂瞎种把他那张充满臭烟丝味的嘴凑到女人的耳下脸颊:一手摸着女人的**,哼哼唧唧地叫着:“你的脸黑,身上的肉怎么这么白啊?”

“你混蛋!”女人拼命地挣扎在如铁钳似的这个土匪流氓怀里,她万般地悲沧痛苦、又无奈地叫骂着:“你才多大啊,你不得好死......”

瞎渣一惊,他好像听到这个怀里挣扎的女人叫他铁蛋:“妈的,她认识我?”这个土匪流氓横下一条心;想起了所谓“男子汉大丈夫,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俗语套话,“干掉她弄死她!”他把女人的左胳膊一下扭到后背,推到水泥柜台前,让其压死趴在上面:“哗!”地扒下女人的黑裙子,撕烂女人的内短裤,伸手摸进女人的下身里。女人觉得她的胳膊已经断了,全身疼痛颤栗,她已经没有点滴力气反抗。

瞎渣象一只野兽撕裂、咬碎,忽而又嬉戏这个令他“心旷神怡”的猎物。

“你这个流氓,后面有人。”其实,这个女人她是无法看到后面雨地里的,只是在绝望中想象着能在她的后面有人就好了。“你这个流氓......”

瞎渣听到此话,还是回头看了一下。果然,雨地里站着一个穿雨衣推自行车的人,他愤怒地盯着他!

“滚!”瞎渣凶狠地暴吼一声,“老子杀了你!”

穿雨衣的人推着自行车走了。




“救命,救命啊!”女人拼命地喊着,“救命,救......”

瞎渣一把揪住女人的头发,猛地拉起,“砰!”地把她的眼脸磕在水泥柜台上,并且恶狠狠地骂道:“再喊,再喊老子立马就弄死你个臭婊子!”

说时迟那时快,瞎渣棒硬的“黑鞭”一下子就戳进女人的体内。

这个下岗女工——这个有着两岁半孩子的女人——这个风里来雨里去为一家五口人的生活而拼搏的女人:他被羞辱被强奸......她无助地哭了......

“哼!”这是瞎渣他那憋胀、硕大的**进入女体后, 咬牙切齿晃动全身力气发出的淫猥声。

“嗯呀,妈啊!”女人非常痛苦地哭喊着。她觉得天昏地暗,整个身体被撑裂:那只戴在子宫里的“钢丝环”受到这个土匪流氓野兽猛烈地撞击,刺心地痛;“嗯呀,妈啊......我活不了啦,我的小纯子啊......”

“哼!”瞎渣崛起他那结实有力的黑屁股狠劲地对着女人白皙的光身子撞击了一下,说,“虫子?什么虫子不虫子。如今的天下,不管是贪官污吏还是普通老百姓,大家都不是在及时行乐吗?”

“嗯呀,妈啊!你这个流氓无赖......”

事实上,在这个土匪流氓瞎渣、坏怂瞎种胡铁胆的强奸犯罪过程中,断断续续在他们身后雨地里已经站了七八个路人。他们看到这一幕,开始是吃惊,后来就不以为然了。因为那个流氓手里可能有刀有枪,而最为明显的是他们看到他结实的后背上刺进肉里那条偌大的“黑龙”:警告他们;他是黑社会的。所以,在人和兽面前,人们不仅仅是“呆痴”,而是确确实实“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面对这个是非不分:胡说妄为;善恶不辨:杀人放火;人兽不掩:当街淫道;沉闷世界,他们在等待。

瞎渣不再在那个女人白凌凌的肉体上晃动,他定格在那里,将他灵魂中的丑恶和身体里的污秽几乎全部发泄在这个可怜女人的身体内。大约他完完全全“尽兴”了“事”,慢慢地从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上爬起来。他这才一边提裤子转身颇为得意,戏语调侃地对着身后的人们说,“看什么看?”仰头戳着后面的女人,故作轻松。“她,是我的老婆......”

“放屁!”人堆里雨声中,此时此刻终于有一位“英雄”出现,他大声地斥责。“抓住他,扭送**局!”

英雄的正义呼声,在黑暗的雨夜里显得是那么苍白无力,没有人响应。

女人“哇”的一声扑上来,瞎渣一反身就把她推到在地。那女人见有那么多人在看她:也许会得到他们的帮助;她又一次扑上去抱住瞎渣的双腿,拼命地呼叫:“抓流氓啊!”

瞎渣抽出一只脚,猛踩这个女人的胸部;女人赤裸裸的**上留下一道一道脚印;她倒在冰凉、潮湿的砖地上,口吐血沫。这时,女人的脚上一只“丁”字黑皮鞋掉在地上,撒出十来张面值十元的钱,瞎渣两眼发绿,伸手就去揽钱。女人倏地爬起,扑过去全身趴在散乱的钱币上:这是她几天来连本带利卖磁卡的钱——给婆婆治病救命的钱;瞎渣阴毒地一笑,“哼哼,你这个臭婊子,隐藏得很深啊!”瞎渣揪住女人的头发,抓起她的胳膊,忽地将她甩向侧方的水泥柜台,“轰”地一声,女人从水泥柜台上弹回来,仰卧在雨棚边上,一只手抓住棚前水泥路的道沿。

“咔啪!”一个炸雷,雨水、血水从女人的嘴角汩汩流出。

瞎渣眼里凶光四射,弯腰拾起地上的钱,不慌不忙地走了。

“太没人性了!”

“打死这个流氓抢劫犯!”

瞎渣停住,反过身来:他觉得好笑;继而顺手拎起路边一块水泥墩子扔向人群:“咚!”地一声落在人们的眼前;水花烂泥溅起一片——地上砸了一个偌大的深坑。瞎渣上前一步,又对着人群吼叫——做了个拳击的打人动作。众人皆惊,屏住呼吸,不敢向前。

这时有人喊道:

“救人要紧啊!”

人们用花花碌碌的雨衣给女人遮挡住雨水。

雨衣下面,有人叹息:

“唉,完了!”

黑暗的夜雨:街口;凶犯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二零一二年冬季 

13809170193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