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致敬!美纳斯建设英雄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北京时间2018年3月12日,远在万里之遥厄瓜多尔美纳斯水电站500米级的通风电缆竖井滑模出洞,标志整个地下厂房洞室群施工基本完成,参与工程建设的水电八局员工们兴高采烈。作为项目技术质量部的西班牙语翻译,我有幸多次深入通风电缆井施工现场,自豪感油然而生。然而,回顾通风电缆井的建造史,我自豪之中不由得又眼眶湿润,那一幕幕拼搏奋斗的场景又展现在眼前。

尽管水电八局美纳斯人有着很丰富的施工经验,但美纳斯的施工难度,还是超出了我们的想象。电站通风电缆井总深454米,对于之前较少接触深竖井施工的我们,意味着前所未有的挑战。

在竖井施工前期,由于不良地质的影响,我们遭遇了一次巨大的塌方,塌方体积超过5000立方米,这无疑是一次严重打击。美纳斯项目部积极和业主协商,寻求解决办法,最后采用了自上而下的支护方式,回填了5000多方混凝土,保证了施工的顺利进行。

面对压力和挑战,美纳斯人不屈不挠,迎难而上,勇于创新,积极采取新工艺、新技术。通风电缆井的开挖采用全断面反井钻机技术,摒弃了传统的钻爆开挖,降低了施工难度,减小了井内施工的风险,同时提高了安全和质量,为水电八局其他项目,甚至于国际上其他类似深竖井施工积攒下了宝贵的经验。

按照监理的设计,通风电缆井分为通风井和电缆井两个斜井,美纳斯项目经过技术讨论,认为两井合一可以减小施工难度,缩短工期,节约工程造价,经过和业主及监理的协商,最终将两个斜井优化设计为一个竖井,大大降低了施工难度。

从支护到滑模出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高达454米深的竖井,除却施工和技术问题,安全风险也很高。作为项目主管生产的副经理和安全总监,单斌的心神始终紧绷着,生怕发生安全问题。为了保证竖井施工的安全和质量,单总亲自监工,实地考察,夜以继日地待在现场,白天他跟着工区负责人一起下井工作,晚上吃了饭又匆匆赶到现场和晚班的工人一同坚守阵地,工期瓶颈的时候,是单总最难熬的日子,他守着井就像守护自己生病的儿子,昼夜不离,有时他清晨才归,和衣休息两三个小时又进入了工作状态。对于单总来说,在前方搞生产建设的人都是他的兄弟和战友,大家有难同当,他从不摆领导的架子,最辛苦的地方、最危险的地方、最困难的地方,单总都身先士卒,起足了模范带头的作用。正因如此,从中方人员到厄方员工都对单总十分信赖,偶尔双方因为误会引起矛盾,单总总能从中调和让工程顺利进行下去。尽管美纳斯人为了赶工心急如焚,在安全方面也不敢有丝毫松懈,以单总为首的安全部成员定期制定安全计划,组织安全教育,安全月活动,此外,每个月项目都会组织一次安全联合检查,所有项目领导倾巢出动,对施工的安全质量给予了高度重视。值得一提的是,从竖井开挖到滑模混凝土衬砌完成,没有发生一起重伤或安全事故,成功保证了竖井质量和工人的安全。

通风电缆井井高454米,直径6米,连接地下厂房硐室群,主要负责厂房硐室的通风排烟,像个巨大的烟囱,不停抽送地下厂房施工产生的废气,故而井内温度很高,烟雾缭绕,一阵阵热风一会从下往上吹,一会从上往下吹,淘气的很。我们现场人员在井里施工,就像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比在烈阳下劳作还要汗流浃背。不光如此,由于井内充满废气,空气质量很差,戴上口罩又觉得呼吸困难,我们现场施工的中方人员只能凭借顽强的意志力默默忍受,任劳任怨地工作。

此外,井内大量渗水给施工带来了重大难度,即使我们已经采用土工膜等方式拦截主要渗水,渗水仍然像暴雨一般倾盆而下,从不间断,因为如此,所有下井人员除了穿戴安全帽和套鞋都要穿着黄色的雨衣雨裤,即使这样,下井不到两分钟还是全身湿透。对于长期在井下工作的中方人员来说,不透气的雨衣长期包裹住皮肤,湿热难忍。

由于井深,来回上下不方便,井下施工人员经常早上下去,晚上出来,在井里一泡就是一天。中午吃饭时由吊篮把饭放下去,我们的工作人员就在井内短暂地休息、就餐,由于水量巨大,即使午餐用餐盒和层层塑料布包裹,没吃两分钟热饭就会变成冷粥,饭菜里混合着雨水和冲刷下来的混凝土,那个场面,我想想都会热泪盈眶。

美纳斯项目部总共分为地下厂房硐室群、大坝、取水、调压井、开关站五个主要工作面,其中通风电缆井是连接地下厂房硐室群和开关站的关键,由工区副主任彭建华主要负责。自从接手通风电缆井的工作,彭总就全身心扑在岗位上,和工人们一样,大部分时间泡在井里,忍受着井下的恶劣天气,努力解决施工中遇到的一个又一个难题,同时还要关照员工的身体状况并协调厄方劳务,有时候,别人下班了他还在加班,连晚饭也顾不上吃。

负责晚班施工的是工区主管李少军,他也是八局的老员工了,在负责晚班施工时李总表现出一种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由于晚班施工难度更大,安全风险更高,说他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也不为过。从傍晚到黎明,夜晚的山风吹得人肌骨生寒,人穿着湿衣在井下工作很不舒服,李少军同志不光自己咬牙坚持,同时时刻留心工人的工作状态和身体状况,确保了通风电缆井的顺利施工。

由于从没做过如此深的竖井施工,我们施工和设计经验不足,在滑模混凝土上滑345米后,我们发现滑模变形严重,上面粘黏混凝土结块,无法完全清除干净,这大大影响了滑模混凝土的浇筑进度。从工区现场负责人到经理部的领导都对这个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技术部分管领导才俭峰和技术部主任罗俭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加班加点,联合现场和试验室的人员从技术角度逐个排查原因,从追踪施工程序到检验原材料,多次邀请监理和外加剂厂商到实地考察,不断尝试调整混凝土的配合比、更换外加剂,最终决定张贴龙虎榜,群策群力综合项目全体员工的智慧去解决这个问题,在各项努力下终于有人提出是否可以在滑模表面包裹铁皮,技术部实验后觉得可行,但认为使用土工膜包裹效果更好,到此困扰全项目一个多月的问题终于迎刃而解,通风电缆井滑模砼浇筑一路开挂进行到了最后。

当直径六米重达十几吨的滑模一步一停、最终平稳升到井口时,在场的许多汉子都泪盈于睫。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通风电缆井凝结了美纳斯人太多的心血,在这里我们有着太多的回忆和感触,尤其是现场施工的一线人员,在井里的时间比在家里还多,从开挖到支护再到砼浇筑,从一个大坑到矮墙而后渐渐初具模型到如今完美收官,这其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道也。写到这里我深切地感到自己文笔之稚弱、辞藻之匮乏,哪怕用尽万语千言也描绘不出这段深竖井建造史的艰难曲折。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顺着长长的楼梯蜿蜒而下,间或有劳务提着工具打我们身旁走过,看着井内干净整洁的“靓丽风景”,我眼前不由浮现出一幕幕正在施工的场景:虽然井内风雨萧瑟,大家的干劲儿却热火朝天。而今,告别了当初顶着混凝土雨往上爬的日子,美纳斯人创造了自己的奇迹。

我突然感觉到:这巧夺天工的通风电缆井,正是我们水电八局人智慧与汗水的结晶。这不只是一口深井,更是一座用汗水铸成的丰碑。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