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服装销售交流组

那年,我高考……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四次高考终圆梦


讲述人:赵厚礼 1977至1987年高考


1960年,我出生在河间三十里铺一个农村教师家庭,儿时跟随母亲上课。“文革”期间,我们姐弟四人和父母从他们从教的河间束城镇被遣送回原籍。小学二年级没上完,我被迫辍学一年,然后直接上了四年级。到1975年,上高中就不用考试了,而是由当地大队(村委会)推荐。虽然我学习成绩好,但由于家庭成分,失去了读高中的机会。

在读了四年小学、两年初中后,我成为一名公社社员。清过猪圈、挖过河,但是学习的火种始终没有熄灭,不管多累,劳动之余都要找来高中课本翻翻。我用了一年半时间跟着姥爷学中医,背中药、学注射、针灸——最大的梦想就是当一名赤脚医生,为乡亲们解除病痛。

1977年10月21日,好消息传来:国家要恢复高考制度。考试在12月进行,仅我们村就有近30人参加,结果大部分人都稀里糊涂地败下阵来,全公社只有两位教师考上了师范学校。第一次高考没有老师辅导,准备不足,虽然落榜,但收获了经验。

我一边劳动,一边学习,没有老师,全靠自学。1978年,我参加第二次高考,距录取分数线不足10分,希望在向我招手。1979年7月,我第三次参加高考,成绩还算理想,但未能考中理想的医科大学,“服从分配”被分到师范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中学教师。

三次高考的酸甜苦辣,化作乡亲们对我的鼓励和肯定: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1987年,我第四次参加高考(成人高考),以河北省前五名的成绩考入我理想的英语最高学府——北京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回到家乡。当时任丘商务局正招一名翻译,于是我又到了商务局工作。在中国投资节上,曾为沧州市领导们当翻译。高考改变了我的命运,也给了我一个展示自己的平台。

从工人变成教师


讲述人:韩国明 1978年高考

1958年,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受祖父和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爱看书,喜欢研究机械。从小学到高中,我都是班里的佼佼者。那时候看书学习,不为别的,就是感兴趣。机械怎样运转、大自然有何奥秘,这些问题都在吸引着我去书里寻找答案。每天放学后,大家要么回家干活,要么跑出去玩,我却喜欢坐在书桌前看书。

命运,前途,对于我一个单纯的学生而言,还很遥远而无常。

1975年,我在沧州二中读完高一,就按照家人的安排,去了沧州地区变压器电炉厂,当了一名钳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我自学机械制图,这对于普通工人来说很难,一个厂子里能读懂机械图的人也没有几个。

就这样在工作岗位上待了两年,1977年10月,从广播里听到恢复高考的消息,我既兴奋又担忧。兴奋的是,想重回学校,继续学习,对校园生活很是怀念,又担心自己目前的水平考不上学。那时,一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8小时。无论工作多忙多累,一下班回家,我都一头闷在屋里看书。没有考试范围,也没有教材,自己杂乱无章地复习。第一年,落榜了。

我没有放弃,重新调整自己,继续复习。买了一些辅导资料,还参加了当时沧州一中办的辅导班。有了志同道合的朋友相伴,学习的劲头更足了。1978年夏天,我再次参加考试,考入了河北师范大学沧州地区师资专科班,学习数学专业。毕业后,分配到国有企业,从技术工人转行成为一名教师,后来又不断进修。很庆幸当年参加了高考,让我获取知识的同时,也改变了命运。

恢复高考改变人生


讲述人:马向齐 1977年高考

一年一度的高考马上就要来临了,每到这时,我总是想起40年前参加高考时的情景。国家恢复高考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是任丘市出岸镇北曹口村人,今年64岁。高中毕业后,我回家务农,挖过河、打过堤、耪过地、干过各种农活,饱尝物质和精神的双重“饥饿”。后来,为了谋生,我只能独闯关东,在本溪煤矿采煤,在长白山林场伐木。

1977年冬的一天,我所在的伐木场传来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当时我非常激动,心想,这是个机会,一定要抓住。我辞掉了伐木的工作,回到了本溪干妈家。当时,我的脚受了伤,拄着拐杖走了一天的山路才到家,伤口浸出的血染红了袜子。这时,离高考只有一个月的时间。那时也不知考试的范围,就借来高中课本,经过一个月的突击复习,我走上了考场。

1978年春天,我接到了辽宁本溪师范中文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师范毕业后,我彻底告别了林场,成为一名语文教师。后来,我调离本溪回到老家任丘,先是在乡下教学,后来调到县城,工作岗位也不断改变:从一名人民教师,到教育局工作人员、再到任丘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后来在任丘市党校常务副校长的岗位上退休。

退休后,我发挥余热,在任丘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主编《任丘市志》,目前正在主编《任丘年鉴》。恢复高考让我的命运发生了重大改变,实现了人生的价值。

父亲卖猪凑学费


讲述人:葛会渠 1993年高考

二十多年前,出身农门的我在县城读高中。

高三第一学期过半,我回家拿生活费。吃过晚饭,母亲忙着刷锅碗,父亲坐到门槛上抽烟。两根烟后,他把烟屁股狠狠地掐到地上,问我:“有把握考上大学吗?”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他,还是倔强地点了点头。

等到放寒假回到家中,我发现猪圈里的猪多了起来。就在那一瞬间,我好像明白了,父亲为何要问我能不能考上大学。

假期过后,当我再次坐在县中敞亮的教室里,手捧书本,眼前便常浮现出父母黝黑的脸庞和那几头憨憨的小猪抢食的样子。这些景象令我更加不敢懈怠,常常五点钟不到,就起床苦读。还买了个小手电筒,晚上十点宿舍熄灯后,打着手电筒躲在被窝里看书。

那一年的夏天,我带着全家人的期望进了考场,又把对他们的满腔挚爱写在了考卷上。当我考完最后一门科目,透过窗玻璃向外望时,意外地发现父亲,正坐在操场西南角的泥地上抽着烟,眼睛不时地向考场这边探望。平时让人觉得有些冷漠的父亲,居然赶了上百里路来接我了。毒辣的日头晒着他,也晒得我鼻子发酸。

1993年8月底,我收到了朝思暮想的挂号信。那是南方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我把通知书上的字一连读了两遍给全家听,父亲抽烟的手抖了许久,才接过通知书,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又极仔细地折好放进信封,然后压进木箱底层。晚上,父母把村里有身份的人请到我家喝酒,父亲喝得酩酊大醉,嘴里不停地说,娃考中了,是国家的人了。我却有些担心学费和路费,母亲说:“操什么心,家里养的五头猪都是为你准备的,明早把它们都卖了。”我的眼泪,就那么悄无声息地、慢慢流了下来。


测完体温进考场


讲述人:时振城  2003年高考

2003年,我高考。那年,“非典”肆虐全国,两件同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碰撞到一起,那段时光,便有了不一样的色彩。

4月底,我所在的学校下达命令:所有师生全部住校,不得外出。学校里的人突然多起来,校领导为照顾我们,将校内一个食堂定为“高三专用”,而后是每天例行的测体温。

那年高考提前到6月,也让我们欢呼了好些日子,减少了一个月的“牢笼生活”。我们每个人都像站在窗前的鸟,跃跃欲试,想展翅高飞。可是就在考前一个月,因为压力过大,我临阵脱逃了。多次央求老师后,我收拾行囊回家复习。

在家复习的那个月,爷爷一直陪着我,怕影响我,偶尔的咳嗽声都压得很低。长辈们也轮番地找我谈心,然而于当时,他们的殷切希望,在我看来却满是唠叨。

忐忑中,我等到了6月7日。一大早,母亲准备好寓意100分的油条和鸡蛋,父亲开车将我送到考场。学校门口,满是戴着口罩的医生和警察,每一个进校的人必须先测体温。那一刻,我有一种上战场的豪迈。接下来的两天考试,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度过,小雨浇退了夏日的燥热和我们内心的烦躁。

有些事,太过在意,反而适得其反。高考也是,四场考试,除第一场紧张外,后来渐入佳境。最后一场考试结束铃声响起,我奔出教室,将提前买来的雪碧浇到头上,声嘶力竭地喊:“终于解脱了!”那一年,我如愿考入一所军校。

如今,15载已过,我们那代人都已经成家立业,可提及高考,心里总会升起一道温暖的情愫。感谢高考,让我的人生有更多东西可回味。

家人帮我淘资料


讲述人:梅花 1979年高考

我是1979年,恢复高考的第三个年头参加的高考。

那时,课本、复习资料稀缺。课本少,老师讲课都是用上几届学生留下来的课本,提前准备好讲义;作业由课代表抄在黑板上,同学们先抄下来,然后带回家去做。我是物理课代表,每次都站在凳子上,在黑板上给同学们写作业布置。复习资料少,老师就自己刻板印试卷。后来,学校给我们找来了一套复习资料,但不够人手一份,只好两个同学合用一份,倒替着看。因为外祖父曾经是中学英语教师,托北京的亲戚淘来一套,我格外地珍惜,看完一遍再翻一遍,一套资料不知看过了多少遍。

那时没有太大的学习压力,都是依着自己的兴趣来。每天晚上7点吃完饭,和姐姐聊天到9点,然后再学习,一直学到深夜12点。

从家里到学校1.5公里,平时背着书包走着去上学,到了高考最后的冲刺阶段,为节省体力,充分利用宝贵时间,我每天骑外祖父的自行车上学。外祖父很疼我,记得有一次,我在教室里上课,听到窗外下起了雨,我没带雨衣,正在琢磨如何回家时,下课铃响了,教室的门开了,我看到外祖父出现在门口。压根没想到七十几岁的外祖父竟然走了三里多路亲自来学校给我送雨衣。那时我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身体较弱,是外祖父陪我走过了高考前的关键时刻。

7月7日高考如期举行,我镇定自若地完成了两天半的考试,顺利考上了中专。

备考联盟三人组


讲述人:周晓峰 1991年高考

高考前,我和班上另外两个志同道合的同学一起复习,有了难题,大家齐攻关,最主要的是我们可以发现对方的解题特点,从中汲取经验,为我所用。

没有老师辅导,我们三人购买了数十本辅导教材,希望通过题海战术,在短时间内,提高解题能力和速度。为了提高学习效率,我们把复习的重点放在数理化上,把历年高考难题和典型的例题罗列在纸上,进行专门的分析和大量的练习,认真总结解题思路。但是,对于像三角函数这类的难题,我们干脆就把例题背下来,连标点符号都背熟。几个人还经常互相提问,生怕忘记了,这种精神压力对我们来讲是非常大的,但为了共同的目标,我们咬牙坚持着。感到压抑时,就到球场,忘我地奔跑、进球,直到大汗淋漓,筋疲力尽。

高考那天,在沧州市一中门口等待的时间最为煎熬。我恨不能来之即考,考完就知道结果。铃声响起,大家肩负着家长的期望,一起走进考场。考试那两天,天气炎热,空气湿度大,我却浑然不觉。每天神经紧张地走进考场,回家后还要抓紧时间,学习没复习到的知识点,拼命清除已经考完的科目,把即将要考的知识点填充进来。高考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浑浑噩噩,难以从中抽离出来。终于,我如愿考上自己心仪的学校,我庆幸自己的选择,付出了,也收获了。








-end-



每年的高考都要下雨,有人说那是考生的眼泪,有人说那是父母的汗滴,有人说那是恩师的教诲……其实,这是老天在眷顾莘莘学子们,龙行才有雨,虎行才生风愿鲤鱼一跃便成龙,大鹏展翅震长空,祝莘莘学子金榜题名,前程似锦!孩子们加油!


在此衡水老白干十八酒坊祝广大莘莘学子金榜题名 

小编推荐升学宴用酒十八酒坊新8年

即日起凡升学宴订购十八酒坊新八年10桌(5件)及以上即可享受厂家赠纪念坛酒政策。其中,10桌(5件)及以上赠十八酒坊3斤坛酒、20桌(10件)及以上赠十八酒坊8斤坛酒。


欲获取更多有趣信息,请扫描以下二维码:



举报 | 1楼 回复